图标《遗翠花》(一名:《翠春寄柬》)

主要角色
相公:小生
翠香:花旦
小姐:旦
老夫人:老旦

情节
是剧初无出处可考。其全剧情节大抵从昆剧《西厢记》中《寄书酬柬》等出脱胎而来。系一家主婢二人共赏识一书生。其主命婢翠香寄柬与书生。讵意翠香之爱书生,更甚于主且甚慧黠。私念有所挟持,不妨先自染指。遂往与书生通情,然后为之传递回书,并贻翠花一枚,以为纪念。至晚,翠香复往引书生入内楼,与主会晤。正欲真个销魂时,忽老夫人至,顿破幽欢。书生躲避不及,只得面见请罪。老夫人亦无如之何,遂以其女许书生,惟须成名后始得结婚。因命翠香赠以白金二锭,令其赴考。翠香故益其半,以表其爱。老夫人欲责打翠香。翠香反嗤夫人母教不严,自贻玷辱。盖其狡黠之情,纯乎抄袭红娘一派老文章也。

注释
此剧推贾璧云所演为最上乘。而毛韵珂曩时亦颇拿手,今则不常演矣。惟有识者每谓此戏必须改良,孰意况而愈下。某某舞台竟有男女合演之举。噫,有心人其奈彼薄俗何。

根据《戏考》第四册整理

录入:eclogite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9.3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相公   (内喊)    吓吓吓!

(相公上。)

相公   (西皮慢板)  自那日大会场前去游玩,

             在大街遇见了美貌婵娟。

             时时的刻刻的挂在心上,

             因此上相思病把我害伤。

             将身儿闷坐在书房里面,

             但不知是何人解开愁肠?

翠香   (内白)    走吓!

(翠香上。)

翠香   (西皮原板)  在闺阁奉了姑娘命,

             她命我书馆下书来。

             将身儿来至在书馆外,

             尊一声相公开门来。

相公   (西皮原板)  猛然间睁开了昏花眼,

             忽听门外有人言。

             强打精神开门望,

     (白)     是哪一个前来叫门,是哪一个前来叫门?

翠香   (白)     相公吓,好了。

相公   (白)     好了。

     (西皮原板)  那边厢来了个女天仙。

             小姑娘你请到书馆坐定,

             回过头来把门关。

翠香   (西皮原板)  一见相公把门关,

             倒叫翠香着了慌。

             不言不语一旁站,

             问我一言答一番。

相公   (白)     请坐请坐。

翠香   (白)     有坐有坐。咳,你左看右看,你可认识我?

相公   (白)     我认倒认识你,一时想他不起。

翠香   (白)     你在大会场中,见过什么人?

相公   (白)     哦,在大会场中,见过一位千金的小姐。

翠香   (白)     那小姐身后?

相公   (白)     有你这么高一个丫头。

翠香   (白)     那不是丫鬟。

相公   (白)     她叫什么?

翠香   (白)     那是一个梅香。

相公   (白)     吓,梅香,就是丫鬟,丫鬟就是梅香。你叫什么名字?

翠香   (白)     我叫翠香,可就不对你说。

相公   (白)     哦,她叫翠香,就是不对我说。

             你这“翠”乃是“翡翠”之“翠”,但不知你这个“香”呢?

翠香   (白)     我这个“香”,是五味之“香”。

相公   (白)     哦,五味之“香”。待我与你写来。是与不是?

翠香   (白)     正是。

相公   (白)     哎吓,翠香吓,翠香吓,你倒占了一个好响亮的名儿吓。

     (笑)     哈哈哈!

     (白)     吓。你作什么来了?

翠香   (白)     奉了姑娘之命,前来与你下书来了。

相公   (白)     哦,你家小姐,命你下书来了?

翠香   (白)     正是。

相公   (白)     拿来我看。

翠香   (白)     你等着。

相公   (白)     拿来我看。哎吓,她家小姐命她下书来了。待我谢天谢地。

翠香   (白)     你不要谢天谢地,我把你书信失掉了。

相公   (白)     你岂有此理。你家小姐,命你下书来了。你把书信失掉了?真真岂有此理。

翠香   (白)     相公不必惊慌,书信还在。

相公   (白)     怎么说书信还在。

翠香   (白)     哎呀,在我这里。

相公   (白)     拿来我看。

     (笑)     哈哈!

     (西皮慢板)  打开书信用目看,

             从上从下看一番:

             上写着拜上多拜上,

             拜上相公仔细观。

             自那日大会场相见一面,

             因此上相思病把我害伤。

             看罢书信叫翠香,

     (白)     翠香,翠香。

翠香   (白)     我在这里。

相公   (西皮慢板)  再叫翠香听我言。

翠香   (白)     这封书信可好?

相公   (白)     好好好,见书不见人,也是枉然。

翠香   (白)     你就该写回书。

相公   (白)     我倒愿写,无人与我下书。

翠香   (白)     我与你下书。

相公   (白)     我这里谢。

翠香   (白)     我来与你溶墨。

相公   (白)     这倒不劳。

翠香   (白)     不劳就跑着。

相公   (白)     哦。

     (西皮原板)  拿起了七寸用目看,

             回手儿掸一掸笔毫尖。

             上写着拜上多拜上,

             拜上小姐听我言:

             自那日大会场相见一面,

             拾翠花相思病把我害伤。

             翠香好比南来雁,

             来来往往把信传。

             一封书信写完定,

             再叫翠香听分明:

             但愿得我二人相见一面,

             我与你打一根押鬓簪。

             作一件好衣裳,鬓儿把你戴,

             衣裳把你穿,任你戴穿。

翠香   (西皮摇板)  相公不必礼太谦,

             翠香有话对你言:

             二月二来三月三,

             那王母娘娘过寿诞。

             我翠香好比南来雁,

             来来往往把信传。

             辞别相公出书馆,

             再叫相公听我言:

             倘若你二人见了面,

             那时节你把我翠香……

翠香   (白)     我把你怎么样?

翠香   (白)     哎哎。

相公   (白)     我把你怎么样?

翠香   (白)     哎哎。

相公   (白)     我把你怎么样吓?

翠香   (西皮摇板)  把我另眼看承。

(翠香下。)

相公   (西皮摇板)  一见翠香她去了,

             我又进书馆把门关。

(相公下。)

【第二场】

(小姐上。)

小姐   (西皮慢板)  大会场与相公相见一面,

             掉翠花引得我好不惨然。

             将身儿坐至在二堂以上,

             等翠香她到来细问端详。

     (白)     翠香这般时候,还不见到来。

(翠香上。)

翠香   (白)     走吓。

     (西皮原板)  将身来在绣阁内,

             见了小姐说分明。

     (白)     参见姑娘。

小姐   (白)     吓,回来了。

翠香   (白)     回来呢。

小姐   (白)     那相公见了我的书信,还是喜吓,还是恼吓?

翠香   (白)     相公见了你那书信,欢喜不停,还有回书一封。小姐观看。

小姐   (白)     翠香打坐。

     (西皮小慢板) 打开了书信用目看,

             从上从下看一番。

             上写着拜上多拜上,

             拜上小姐听我言:

             自那日大会场相见一面,

             拾翠花相思病把我害伤。

             一封书信看完定,

             再叫翠香听我言。

翠香   (白)     小姐,这封书信,好是不好?

小姐   (白)     好倒是好。见书不见人,也是枉然。

翠香   (白)     就该命人去请。

小姐   (白)     就是。命你去请。

翠香   (白)     晓得了,晓得了。哎呀哎呀,不去了,不去了。

小姐   (白)     翠香,为何去而复转?

翠香   (白)     非是我去而复返,老夫人知晓,与我大大的不便。

小姐   (白)     你当真不去?

翠香   (白)     我不去了。

小姐   (白)     翠香你去了吧。哎呀呀,翠香姐!

     (西皮小慢板) 我这里跪平地泪流满面,

             叫翠香近前来细听我言:

             但愿得我二人相见一面,

             那时节我把你另眼看承。

翠香   (西皮原板)  小姐不必说此话,

             翠香言来听分明:

             姑娘请回绣阁内,

(小姐下。)

翠香   (西皮原板)  我第二次书馆走一番。

             行走来在书房外,

             叫声相公开门来。

(相公上。)

相公   (西皮原板)  用手儿上前去把门开放。

     (白)     请请请。

     (西皮原板)  回头来把门儿关。

     (白)     请坐请坐。

翠香   (白)     有坐有坐。

相公   (白)     啊,翠香,你家小姐见了我的书信,还是喜,还是恼?啊,翠香,你家小姐见了我的书信,还是喜吓,还是恼吓?

翠香   (白)     你住了吧。我为你那封书信,书馆跑到绣阁,绣阁跑到书馆。你又不问我吃的,也不问我喝的,就问那封书信,那封书信还在,你该把它怎的?

相公   (白)     哎吓,是吓。她绣阁跑到书馆,书馆跑到绣阁。我不问她吃的,不问她喝的,单问那封书信,那封书信在,我该把她怎么样吓?哦,是了。想是我这话,问得太紧了。

             啊,翠香想是我这话问得太紧了。

翠香   (白)     哽,要慢着些。

相公   (白)     待我慢着点。

             吓,翠香,你家姑娘……

翠香   (白)     你太慢了。

相公   (白)     我该怎么问法?

翠香   (白)     要不紧不慢的。

相公   (白)     你早说不紧不慢,就好了。

             啊,翠香,你家小姐,见了我的书信,还是喜,还是恼?

翠香   (白)     我家姑娘,见了你那封书信,欢喜不停,命我请你来了。

相公   (白)     怎么说,命你请我来了?

翠香   (白)     正是。

相公   (白)     待我走吓。

翠香   (白)     你住了吧。

     (西皮原板)  有翠香在书馆用目观看,

相公   (白)     待我走吓。

翠香   (白)     你慢着。

     (西皮原板)  观见相公好容颜。

             我这里前去把他来戏,

     (白)     哎!

     (西皮原板)  倒叫翠香面脸红。

             不言不语一旁坐,

             问我一言答一声。

相公   (白)     呀唗唗!你看这个丫头。她家小姐命她请我来了,她搬张椅儿,坐在一旁,要言不言,要语不语,是何道理?内中有话,我总要问个明白。

             啊,翠香,吓,翠香,吓,翠香,你家小姐命你请我来了,你搬张椅儿,坐在一旁,不言不语,是何道理?

翠香   (白)     我说你们读书人,不懂交情礼义。

相公   (白)     我们读书人最讲交情礼义。

翠香   (白)     我且问你,为嘴——

相公   (白)     伤身。

翠香   (白)     为媳妇——

相公   (白)     先要拜过月老媒人。

翠香   (白)     你既知为嘴伤身,为媳妇先要拜过月老媒人,你想成亲?

相公   (白)     想成亲。

翠香   (白)     爱成亲?

相公   (白)     爱成亲。

翠香   (白)     你想成亲爱成亲,我不带你前去,你二人一辈子见不了面。引得你那脖根子生疼。

相公   (白)     哎吓,是吓,想成亲,爱成亲,先要拜过月老媒人。我这月老媒人未曾拜过,我倒想成亲起来了。哦,是了,想必是我许她那根押鬓簪。

             啊,翠香,想必是我许你那根押鬓簪,待我去打去。

翠香   (白)     回来。押鬓簪,我头上有,不要。

相公   (白)     哦,许你那件好衣裳,待我去拿去。

翠香   (白)     衣裳我有,不要。

相公   (白)     吓,翠香你要什么东西,你只管讲吓。

翠香   (白)     我要这个东西,在你书馆里面。

相公   (白)     哦,你要琴棋书画,待我与你摘下来。

翠香   (白)     回来,我们女孩家,要这琴棋书画做甚?不要。

相公   (白)     你要什么东西吓?

翠香   (白)     我要这个东西,在你随身带着的。

相公   (白)     这把扇子,奉送奉送。

翠香   (白)     这扇子,我有不要。

相公   (白)     哦,在我随身带着的,这件道袍,待我脱下来。

翠香   (白)     在这道袍儿盖着的。

相公   (白)     哦,你要这双靴子,待我脱下来。

翠香   (白)     女孩家,要靴子何用?在你靴子上面。

相公   (白)     哦,不是的。在这靴子上头。这双套裤?脱了去。

翠香   (白)     还在套裤上头。

相公   (白)     哦,还在套裤上头?这根裤腰带,拿去。

翠香   (白)     离那裤腰带,就不远了。

相公   (白)     哦,离这裤腰带,就不远了。我浑身上下,没有什么东西了。你要什么东西,我与你去买。

翠香   (白)     我要外。

相公   (白)     什么叫作一个“外”?一外就把我外住了。

翠香   (白)     我要外外外。

相公   (白)     什么说你要外外外。一个外都弄不清楚,哪有许多的外?这是什么东西?哦,这顶头巾。你要摘下来。

翠香   (白)     比这个头巾小的多呢多。

相公   (白)     哦,比这个头巾,还小的多的多。哎,到底要什么东西?

翠香   (白)     相公你这有人没人?

相公   (白)     书馆之内只有你我二人。你只管讲来。

翠香   (白)     你当真不晓得?

相公   (白)     当真不懂。

翠香   (白)     果然不晓得?

相公   (白)     果然不懂。

翠香   (白)     相公你附耳上来。

(翠香下。)

相公   (白)     呀唗唗唗。哈哈哈!这个丫头,她不说爱我,她说外。这个买卖,就叫作“外”。哈哈哈,翠香,你那里捨了裤腰带。你那里稍等,我奉陪来了。哈哈哈!

(相公下。)

【第三场】

(翠香上。相公上,笑。)

翠香   (哭板)    我说是姑娘姑娘,你害了我了。

相公   (西皮摇板)  争前小姐未见面,

             倒被这丫头占了先。

翠香   (西皮摇板)  说什么占先不占先,

             我带你绣阁走一番。

相公   (西皮摇板)  带翠花,揣书信,

             绣阁会会女钗裙。

             正行走间用目看,

             翠香不走为何因?

     (白)     走吓。

翠香   (白)     到了。

相公   (白)     待我进去。

翠香   (白)     慢着,待我看看老夫人在与不在。

相公   (白)     老夫人要在怎么样?

翠香   (白)     老夫人要在,我这里咳嗽,你就溜。

相公   (白)     要是不在呢?

翠香   (白)     若是老夫人不在,我就把你拉进来。

相公   (白)     把我请进去。

翠香   (白)     不错,把你请进去。

相公   (白)     你顾着咳嗽。

(小姐暗上。)

翠香   (白)     来了来了。

小姐   (白)     哪个来了?

翠香   (白)     那位相公来了。快快叫他进来么?

小姐   (白)     快快叫他出去。

翠香   (白)     人家好容易把人请得来了。我说进来,她说出去。老夫人不在,待我来呼唬呼唬他。

(翠香咳嗽。)

相公   (白)     哦,呀呀呀。

翠香   (白)     回来。你怎么溜吓。

相公   (白)     不是老夫人在么?

翠香   (白)     老夫人不在。

相公   (白)     老夫人不在,你怎么咳嗽?

翠香   (白)     我的嗓子痒呢。

相公   (白)     你早也不痒,晚也不痒,到这个时候,你又痒起来了。

翠香   (白)     什么?

相公   (白)     嗓子。哦,呀呀呀。

翠香   (白)     你怎么样吓?

相公   (白)     想你们小姐绣阁,也是我们念书之人摇来摆去的么?

翠香   (白)     你与我进来吧,进来吧。

     (数板)    拉住人进了门,与你们夜壶倒关门,相公施礼姑娘拜,相公施礼姑娘拜,你施礼你拜。

相公   (白)     拉着人吓。

小姐   (白)     岂有吓。

相公   (白)     小姐有礼了。

小姐   (西皮慢板)  你是个哪家一秀才,

             你大胆闯进我的绣阁来。

相公   (西皮原板)  岂有此理什么话,

             你不该大会场遗失那一朵翠花。

     (白)     翠香过来。这朵翠花是她的,是我拾的,是你看见的。问她是与不是。

翠香   (白)     晓得了。

             小姐,这朵翠花,可是你掉的,可是他拣的,问你是与不是?

小姐   (白)     淘气。

     (西皮慢板)  这翠花本是我无意把它掉,

             哪一个有意失掉了翠花?

相公   (白)     岂有……

     (西皮摇板)  翠花本是无意把它掉,

             这封书信谁写来?

     (白)     翠香过来,这封书信,是她写的,是你下的,是我看的。问她是与不是?

翠香   (白)     这封书信,可是你写的,可是我下的,他看的,是与不是?

小姐   (白)     吓。

     (西皮原板)  一封书信问住我,

             倒叫我大张口无有话说。

翠香   (西皮摇板)  翠香绣阁用目看,

             相公、小姐为了难。

             来来来,咱三人拜过天和地,

             我三人作一对并头双莲。

相公   (白)     翠香脱靴子。

(老夫人上。)

老夫人  (西皮快板)  将身来在绣阁内,

             叫声翠香开门来。

翠香   (白)     是哪个王八蛋叫门?

老夫人  (白)     开门来。老夫人叫门,为何这样慢腾腾的!

(翠香慌。)

翠香   (白)     老夫人来了。

(翠香开门。)

翠香   (白)     参见老夫人。

老夫人  (白)     你家小姐病体如何?

翠香   (白)     差不多了。

老夫人  (哭)     儿吓!

翠香   (白)     老夫人你哭什么?。

老夫人  (白)     你不是说差不多了。

翠香   (白)     差不多快好了。

老夫人  (白)     臭丫头,待我进去。

翠香   (白)     慢着,我家姑娘她怕风。

老夫人  (白)     怕风?难道我母女不能相见么?

翠香   (白)     是吓,她怕风。难道她母女不能相见么?老夫人,你等着,我把她背出来。

老夫人  (白)     哽,背出来,难道不怕风么?

翠香   (白)     她不怕大风,也不怕小风,自怕老夫人自溜这一点风。

老夫人  (白)     臭丫头。

翠香   (白)     老夫人进来了,老夫人进来了。老夫人坐下。

老夫人  (白)     这作什么?

翠香   (白)     是老夫人的虎威。

老夫人  (白)     不用。

翠香   (白)     不用就不用。

小姐   (白)     参见母亲。

老夫人  (白)     罢了,坐下。儿的病体如何?

小姐   (白)     越发沉重了。

老夫人  (白)     儿吓,好好养息病症。翠香,好好服侍你家姑娘。我要归上房去了。

翠香   (白)     晓得了。

相公   (白)     翠香,老夫人走了没有?

老夫人  (白)     姑娘房中有人?

翠香   (白)     无有人,无有人。

相公   (白)     翠香,老夫人走了没有?憋死我了。

老夫人  (白)     是哪个言道“老夫人走了没有?”

翠香   (白)     老夫人非知我家姑娘吃药,把嗓子吃大了。言说:“翠香,老夫人走了没有。”

老夫人  (白)     姑娘房中一定有人。

翠香   (白)     无有人。

老夫人  (白)     你与我闪开了。

(老夫人打。)

翠香   (白)     这是你家门不正,闺门不严,自己人不打,打外乡人好苦吓。

(翠香哭。)

老夫人  (白)     吓,翠香,你不要哭了。

翠香   (白)     我一定要哭,我一定要哭。

老夫人  (白)     让你去哭。

翠香   (白)     我至今也未哭。

老夫人  (白)     臭丫头。

             你不是秋山么?

相公   (白)     我不是秋山。成了她妈的丢山。

老夫人  (白)     老身待你如何?

相公   (白)     待我甚好不过。

老夫人  (白)     既然甚好,作错此事,真真岂有……

翠香   (白)     此理。

老夫人  (白)     什么叫“此理”?

翠香   (白)     岂有此理,不是一句话?

老夫人  (白)     不用。

翠香   (白)     不用就不用。

相公   (白)     我说这个料……

翠香   (白)     老夫人。

相公   (白)     哦,老夫人哪老夫人,想我秋山在书房里念书,走错了道了,走在小姐裤裆里来了。

翠香   (白)     绣阁。

相公   (白)     绣阁里来了。这是头一遭。下次我不敢来了。

老夫人  (白)     翠香,取银子。

翠香   (白)     取几锭?

老夫人  (白)     两锭。

翠香   (白)     吓,取两锭。嗳,你们来瞧,老夫人说取两锭,我家姑娘与我三大指,吓,是三锭。越多越好。我们二人交情比她还在先了。

             老夫人,银子来了。嚇掌兜。

相公   (白)     作什么?

翠香   (白)     与你银子。

相公   (白)     哦,作这个事情,还有银子。下次我还要多来几来。

翠香   (白)     老夫人验银子一二两。

老夫人  (白)     吓,翠香三锭。

翠香   (白)     两锭。

老夫人  (白)     是三锭。

翠香   (白)     是两锭,是两锭。

相公   (白)     老夫人不要嚷嚷,待我来看看。几锭算几锭。晓得了一锭,晓得了二锭,晓得了三锭。明明是三锭,这个丫头,连数儿也不识了。

老夫人  (白)     三锭也罢,两锭也罢,怕你忘了我母女的好意。

相公   (白)     苦吓。料……哦,老夫人哪,老夫人,想我秋山上京赶考,若是得了一官半职,忘了老夫人小姐,还有一个他叫我八辈子……

翠香   (白)     八辈子怎么样?

相公   (白)     八辈子……

翠香   (白)     八辈子怎么样?

相公   (白)     辈子八。

翠香   (白)     怎么样?

相公   (白)     不转人世。

老夫人  (白)     翠香,叫他走了出去。

相公   (白)     走在哪里?

翠香   (白)     走了出去。

相公   (白)     门在哪里?

翠香   (白)     门在墙上。

相公   (白)     墙在哪里?

翠香   (白)     墙在门上。

老夫人  (白)     将他赶了出去。

翠香   (白)     你与我滚出去吧。

相公   (白)     你看这个丫头,我在书房好好的念书,被这丫头左一封书,右一封信,拿我请的来,弄得这个歹相。她家小姐生得这么好看。我将翠香哨将起来,叫她拿小姐背将出来,让我饱饱的看上几眼,我还要高兴高兴。

翠香   (白)     你作什么?

相公   (白)     呵,翠香,我在书房里面,好好的念书,被你这个丫头,左一封书,右一封信,把我弄得这个歹相。

翠香   (白)     我不说你,你倒说我了。

相公   (白)     你说我什么?

翠香   (白)     记得我在书馆,你把我……

相公   (白)     慢来慢来,你也不要讲了,我也明白了,你将你家小姐背将出来,让我饱饱看上几眼。

翠香   (白)     你不要说了,你走吧。

相公   (白)     我偏要高兴高兴。

翠香   (白)     你不要高兴,早晚也是你的。

相公   (白)     我偏要高兴高兴。

老夫人  (白)     叫他滚了出去。

翠香   (白)     你与我滚出去吧。

相公   (白)     哦,不要我高兴,我就不高兴。我就走走的吧。

(相公下。)

老夫人  (白)     翠香,好好服侍你家姑娘,我要归上房去了。

(小姐下。)

翠香   (白)     晓得了。

老夫人  (白)     这作什么?

翠香   (白)     与老夫人指路。

老夫人  (白)     又作什么?

翠香   (白)     老夫人,我发了鸡爪风。

老夫人  (白)     臭丫头。

翠香   (白)     老夫人哪。

(老夫人、翠香同下。)
(完)


浏览次数:15255 ┊ 字数:7951 ┊ 最后更新:2003年10月1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