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忠孝全》(一名:《斩秦洪》;一名:《金鳌岛》)

主要角色
秦季龙:小生
王振:净
秦洪:末

《忠孝全》德珺如饰秦季龙、金秀山饰王振、韦九峰饰秦洪
《忠孝全》德珺如饰秦季龙、金秀山饰王振、韦九峰饰秦洪
情节
明英宗时有秦季龙者,秦洪之子也。自幼失散在外。喜习拳棒,精通诸般武艺,膂力过人。能开五石弓,百发百中。后海寇金鳌作乱,英宗命太监王振,总督天下兵马粮饷,征剿金鳌。至山东招兵,募得秦季龙。王振颇爱其才,因遂宠任之,即令带领前锋军,往剿金鳌。既而金鳌败降,海氛悉平。秦季龙功成班师,荣宠无比。时王振催集天下粮饷,适福建督粮官中途因雨延误,后期而至,致触王振怒,即以军法相绳。令秦季龙监斩,孰意督粮官即季龙父秦洪也。父子法场相会,彼此皆抱头大哭。于是秦季龙自缚请罪,引父见王振。王振亦遂赦之,并为奏明英宗。旨下,特书秦季龙为忠孝王,因是剧名《忠孝全》云。

注释
此剧惟朱素云最擅入场,盖素云温文尔雅,英爽风流,其扮演少年儒将,固无剧不佳也,岂独忠孝全哉。

根据《戏考》第四册整理

录入:Talker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57.1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王振上,四小监、四龙套、四将同上。)

王振   (引子)    日侍天颜,司礼监,国重专权。

     (念)     云里帝城近紫微,身尊炉香绕凤飞。文臣武将难定国,敕命咱家振军威。

     (白)     咱家王振。大明正德皇帝驾下……哈哈哈,一个得宠专权的内监。近日海口金鳌作乱,这些武官儿,软弱无能;文班这些官儿,又都是白面书生。所以皇上恩典,命咱家督兵征剿。咱家心中暗想,我有什么能干呢,还敢出头打得一战么?必须招兵聚将,收几个有武艺的,帮助帮助。或者托天之福,能平贼立功。

             中军。

(中军允。)

王振   (白)     你到营门口料理料理,瞧瞧有人投军没有。不要装几巴。

中军   (白)     是。

(秦季龙上。)

秦季龙  (念)     上山擒虎易,开口告人难。

     (白)     营门哪位爷在?

中军   (白)     什么人?

秦季龙  (白)     前来投军。烦老爷通报。

中军   (白)     候着。

(秦季龙允。)

中军   (白)     启千岁:有一投军人求见。

王振   (白)     传。

中军   (白)     吓。

             千岁传,小心了。

秦季龙  (白)     是。

             投军人叩见千岁。

王振   (白)     有何武艺?

秦季龙  (白)     十八般武艺,俱属全会。

王振   (白)     哪样为先?

秦季龙  (白)     弓马当先。

王振   (白)     你叫什么名字?

秦季龙  (白)     秦季龙。

王振   (白)     可有弓马?

秦季龙  (白)     有弓无箭缺马。

王振   (白)     咱家赏你箭马,下去试来。

秦季龙  (白)     谢千岁。

(秦季龙下,内场射箭,上。)

秦季龙  (白)     秦季龙一马三箭,俱中中靶。

王振   (白)     果然好箭。秦季龙是哪里人氏?

秦季龙  (白)     山东莱州府人氏。

王振   (白)     一家几口?

秦季龙  (白)     一家四口。

王振   (白)     可有父母?

秦季龙  (白)     这个……没有。

王振   (白)     没有,孩子就说没有,有就说有,不要混说。上了军册薄句不能改的了。

秦季龙  (白)     本来的没有。

王振   (白)     咱家看你倒很中用的样儿,赏你令箭一支,前去探看金鳌消息如何?速速回来交令。

秦季龙  (白)     得令。

王振   (白)     站着。

秦季龙  (白)     是。

王振   (白)     那金鳌是海寇出身,出没不常。你要见了他,可以杀就杀,不可杀就跑。孩子人是个活的。去罢。

秦季龙  (白)     是。

             马来。

(秦季龙下。安太上。)

安太   (念)     头带红一缨,假充营里兵。大炮一声响,三天难做声。

     (白)     我姓安名太,河间府人氏。听得王公公投军,我前去巴结巴结。若是出头,比这剃头修脚好吓。来此营门。

             喂,攒出一个来。

中军   (白)     唗!投军吃粮的么?

安太   (白)     吃凉的,我怕肚子疼,要吃就多谢热的。

中军   (白)     呸,吃钱粮的粮,你混说什么?

安太   (白)     吓,我就是来吃你的娘。

中军   (白)     唗。额数已足,不能添人。去罢。

安太   (白)     是了。弱兵在前,强兵在后,我是好的。中军老爷,求求你老报报。

中军   (白)     你是好的?

安太   (白)     吓,好的多呢。

中军   (白)     但看你的缘分。候着。

安太   (白)     是。

中军   (白)     禀千岁:额数已满,又有一人投军,声言大有本领。

王振   (白)     好的在后也未可知。也罢,传他进来。

中军   (白)     是。

安太   (白)     哎呀,王公公若准了我的投军,必要考考我的武艺。我还是空肚子,且去吃碗饭再来。

(安太下。)

中军   (白)     呔,投军的,千岁传你进帐。哎哎,投军的人呢?吓吓,哪里去了?

王振   (白)     吓,中军呢?

中军   (白)     在。

王振   (白)     投军人呢?

中军   (白)     启千岁:中军在营门,明明见一人前来投军,岂知乃是站着做梦呢。

王振   (白)     哈哈哈。好,咱家为朝廷公事,昼夜操心,份所当然。你竟站着做梦,梦见投军的好汉,前来禀我。可见你这个心,比我还着急。来来来,赏你大元宝一锭,以后更要留心办事。

中军   (白)     谢公公。

(安太上。)

安太   (白)     哎呀,好贵饼,四百八十钱吃三斤。你瞧我这个肚子,饱的圆圆的。这还不是虎背熊腰,一考必中?

             中军爷呢,可曾禀过?

中军   (白)     吓,你是方才投军的人呢?

安太   (白)     是吓。

中军   (白)     你往哪里去的?

安太   (白)     我怕肚子饿,受不住考,吃碗饭去的,回来好考。

中军   (白)     候着。

             哎,我看你这付穷相,少时见了千岁爷,只怕要考出你的大粪来。

             禀千岁:又有个投军的好汉。

王振   (白)     吓,又有个投军好汉?

中军   (白)     是。

王振   (白)     且叫他进来,我瞧瞧。

中军   (白)     是是。

安太   (白)     哎吓,中军老爷说公公要考出我的大粪来,这话说得是吓。我吃了个饱,还怕没大粪?且先去拉屎去。

(安太下。)

中军   (白)     吓,投军的呢?吓吓,哪里去了?

             禀千岁:中军又是做梦。

王振   (白)     唗,哪里是梦,你是想要发财来。把元宝追回。你戏弄咱家,本要杀你,念你服侍我多年。

             来,绑了!

(四龙套同允。)

王振   (白)     孩子们,你且在营门口站着,看做梦不做梦,再来回话。

(四龙套同允,安太上。)

安太   (白)     钱也是钱,饼也是饼。拉总拉不出来,拉出来足有黄瓜大,这肚子松动了。

             中军呢?吓,你老爷浑身上了白绫带了?

中军   (白)     哽,你又来了?

安太   (白)     我拉屎来好考。

中军   (白)     咳,好遭瘟。来来来,我替你说句话。

安太   (白)     你老有话说,想必是那话。

中军   (白)     附耳上来。

安太   (白)     吓,哎啊啊。

中军   (白)     投军人到。

王振   (白)     绑松了。

中军   (白)     谢千岁。

王振   (白)     吓,你就是好汉么?

安太   (白)     吓吓,我叫安太。

王振   (白)     会什么武艺?

安太   (白)     我会十九般。

王振   (白)     只有十八般,哪有十九般?

安太   (白)     我多一般。

王振   (白)     多一般什么?

安太   (白)     骂。

王振   (白)     哽,骂谁?

安太   (白)     会骂阵。

王振   (白)     哈哈哈。好算一能。到底哪样当先?

安太   (白)     手铳。

王振   (白)     哎,火攻吓。

安太   (白)     不错,火攻。

王振   (白)     演来我看。

安太   (白)     是,照枪。

众人   (同白)    呔,怎么朝上打?

安太   (白)     斩将擒王。

众人   (同白)    唗,擒番王朝外攻。

安太   (白)     这免得使刀,响了没有?

王振   (白)     赶出去。

安太   (白)     我还有大刀。

王振   (白)     演来。

安太   (白)     是。

王振   (白)     赶了出去。

安太   (白)     哎呀,千岁。我房屋田地俱已卖尽,无有粮饷与我,我死也不回去。

王振   (白)     也罢。念尔投军一场,赏你一名火头军。

众人   (同白)    起来,有了钱粮了。

安太   (白)     有钱粮,我就起来。什么官?

众人   (同白)    火头军。

安太   (白)     火头军有多大?

众人   (同白)    出了品呢。

安太   (白)     出了品,我要封侯了。

众人   (同白)    你叫什么?

安太   (白)     我叫安太。

中军   (白)     下去。

(安太下。秦季龙上。)

秦季龙  (念)     打探金鳌事,报与千岁知。

     (白)     启千岁:小人打听金鳌在葫芦口扎营,将他巡哨小军杀了。请千岁观看。

王振   (白)     好孩子。有此胆量,咱家赐你盔甲,带领人马,大战金鳌。得胜回营,自有升赏。下面披挂。

秦季龙  (白)     谢千岁。

王振   (白)     中军,吩咐满营将官,与秦季龙观战。

(众人同允。)

王振   (白)     掩门。

(众人同下。)

【第二场】

(金鳌上,四番将、手下同上。点绛唇牌。)

金鳌   (念)     泰岱山高沧海波,雪亮锋刃不用磨。鲸吞志气从云起,要夺锦绣旧山河。

     (白)     孤,金鳌是也。威镇海口,自立为王。领就雄兵百万,战将千员,欲夺中原江山,享受无疆之福。曾命探子哨探,未见回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大王:秦季龙讨战。

金鳌   (白)     再探。

(报子下。)

金鳌   (白)     且住。秦季龙前来讨战,岂容猖狂。

             众番儿!

(众人同允。)

金鳌   (白)     抬枪带马。

(众人同下,金鳌带马,走圆场,会阵,秦季龙上。)

秦季龙  (白)     马前来的敢是金鳌?

金鳌   (白)     然也。

秦季龙  (白)     唗!胆大金鳌,天朝有何亏负于你,你兴兵犯界?好好收兵回国,各保疆土。如若不然,只恐性命难保。

金鳌   (白)     唗!既知孤家兴兵前来,就该下马归顺。倘若延迟,难免刀下之鬼。

秦季龙  (白)     休得多言,放马过来。

     (西皮导板)  坐立雕鞍把话讲,

     (白)     起鼓!

     (西皮快板)  金鳌小儿听端详。

             吾主洪福齐天大,

             你是草寇霸一方。

             任你纵有千员将,

             雪见太阳自化光。

             天心朗朗帝王相,

             顺者昌来逆者亡。

金鳌   (西皮快板)  你讲你朝天心顺,

             孤家也是一国王。

             回营快对王振讲,

             叫他早早来投降。

秦季龙  (白)     唗!

     (西皮快板)  听罢言来怒满膛,

             太阳头上现火光。

             三军排开杀人场,

             杀一个血流满长江。

(金鳌、秦季龙同开打,同连战,同杀下。秦季龙上。)

秦季龙  (白)     且住。金鳌杀法利害,待我使起角弓,擒他便了。

(金鳌上。秦季龙擒金鳌下马。)

秦季龙  (白)     金鳌愿生愿死?

金鳌   (白)     情愿投降。

秦季龙  (白)     将紫金冠取下,权当降表。

金鳌   (白)     遵命。

     (念)     头上取下紫金冠,

秦季龙  (念)     五谷丰登保太平。

(金鳌下。手下同上。)

秦季龙  (白)     收兵回营。

(众人同下。)

【第三场】

(王振、手下、四将同上。)

王振   (念)     眼观旌旗起,耳听好消息。

(众人引秦季龙同上。)

秦季龙  (白)     小人交令。

王振   (白)     胜败如何?

秦季龙  (白)     金鳌大败,情愿归顺。现有紫金冠,权当顺表。

王振   (白)     你为什么不将他杀了?

秦季龙  (白)     杀了金鳌,不大紧要,岂不少了一国进贡?

王振   (白)     好,记下了你的头功。也罢,咱家不通圣命,封你为后营都府。为什么不谢恩?

秦季龙  (白)     营中缺粮。

王振   (白)     你且歇息,待咱家催齐各省粮草,军中好用。

秦季龙  (白)     谢千岁。

(秦季龙下。中军上。)

中军   (白)     报启千岁:粮草俱已催齐。

王振   (白)     吩咐起鼓听点。

中军   (白)     起鼓听点。

王振   (白)     广东。

四龙套  (内同白)   有。

中军   (白)     广西。

四龙套  (内同白)   有。

中军   (白)     云南。

四龙套  (内同白)   有。

中军   (白)     贵州。

四龙套  (内同白)   有。

中军   (白)     浙江。

四龙套  (内同白)   有。

中军   (白)     福建。

众人   (同白)    未到。

中军   (白)     候着。

             启千岁:福建一卯未到。

王振   (白)     什么?福建不到?

中军   (白)     千岁限他二卯。

王振   (白)     起鼓。

中军   (白)     起鼓听点。

王振   (白)     广东。

四龙套  (内同白)   有。

中军   (白)     广西。

四龙套  (内同白)   有。

中军   (白)     云南。

四龙套  (内同白)   有。

中军   (白)     贵州。

四龙套  (内同白)   有。

中军   (白)     浙江。

四龙套  (内同白)   有。

中军   (白)     福建。

众人   (同白)    未到。

中军   (白)     启千岁:福建二卯未到。

王振   (白)     怎么福建二卯又不到?

中军   (白)     路途遥远,求千岁宽限三卯。

王振   (白)     起鼓单点福建。

中军   (白)     单点福建。

王振   (白)     福建。

众人   (同白)    未到。

王振   (白)     福建!

众人   (同白)    未到。

中军   (白)     候着。

             福建三卯不到。

王振   (白)     吓,好大胆的福建,咱家连点三卯不到。

             中军过来。

(中军允。)

王振   (白)     有令箭一支,若福建粮草旱路而来,旱路追赶。若上水路,水路追来,不得违误。

中军   (白)     得令。

(中军带马,下。内场投到,中军上。)

中军   (白)     中军交令。

(秦洪上。)

秦洪   (念)     离了福建省,解粮到军营。

     (白)     营门哪位爷在?

中军   (白)     作什么?

秦洪   (白)     福建运粮官求见千岁。

中军   (白)     你就是解粮官?

秦洪   (白)     正是。

中军   (白)     来了好早。

秦洪   (白)     来迟了,求爷方便。

中军   (白)     候者。

             禀千岁:福建运粮官到。

             禀千岁:福建运粮官到。

王振   (白)     抓了进来。

中军   (白)     千岁传,小心了。

秦洪   (白)     报:福建运粮官进。

王振   (白)     你就是福建运粮官?

(秦洪允。)

王振   (白)     咱家连点三卯,为什么不到?

秦洪   (白)     一路之上,风雨阻隔,故而来迟。

王振   (白)     这也难怪。

             来,查福建粮草。

众人   (同白)    干粮干豆。

王振   (白)     哽,既是风雨阻隔,为什么干粮干豆?

秦洪   (白)     乃是卑府小心。

王振   (白)     什么卑府小心,你是福建什么官?

秦洪   (白)     福建知府。

王振   (白)     二府?

秦洪   (白)     告老。

王振   (白)     解粮官?

秦洪   (白)     升去。

王振   (白)     哈哈哈。你福建好风光。升的升去,告老的告老,只剩下你这个正印官儿前来运粮。是吓,你见咱家是个内监官儿,算个什么在榜人。七个长八个短,岂把我放在你的心上?既没有咱家,哪有圣上?

             来吓。

(众人同允。)

王振   (白)     推出杀了。

(众人同推秦洪。)

秦洪   (白)     罢了。

(众人推秦洪同下。)

王振   (白)     中军,咱家有命,令后营都府监斩,不得违误。掩门。

(众人同下。)

【第四场】

(秦季龙上,四龙套同上。)

秦季龙  (念)     皇家印悬挂,交锋哪顾家。

中军   (内白)    公公令下。

(中军上。)

中军   (白)     千岁有命,令后营都府,监斩福建运粮官,不得有误。

秦季龙  (白)     是。

中军   (念)     令出山摇动。

秦季龙  (念)     严法鬼神惊。

(中军下。)

秦季龙  (白)     且住,想我爹爹现在福建为官,千岁令监斩福建运粮官,莫非是我爹爹前来?且到法场便知明白。

             打道法场。

(众人同下。)

【第五场】

秦洪   (内二黄导板) 犯官受刑身无主,

(刀斧手、众人同上,同下,秦洪上。)

秦洪   (二黄慢板)  二目无精好伤情。

             鼓儿不住咚咚响,

             锣儿铛铛要动刑。

             法场上好一比森罗殿,

             王公公好比那五殿阎君。

             刽子手他好似催命判,

             我好比怨鬼等时辰。

             再不能宛平为正印,

             再不能福建辖黎民。

             再不能丹心忧国事,

             再不能二堂训子孙。

             哭一声季龙儿今何在,

             父子门相逢在鬼门关。

             忍泪且把法场进,

             紧闭双眼命归阴。

(众人引秦季龙同上。)

秦季龙  (二黄导板)  营中奉了千岁命,

     (二黄摇板)  监斩福建运粮官。

             且进法场下金镫,

             一一从头问分明。

     (白)     来,问那犯官,家住哪里,姓字名谁?典刑之后,也好收他尸首。

刀斧手  (白)     这一犯官,家住哪里,姓字名谁?典刑之后,也好收你尸首。

秦洪   (白)     请爷打坐近前。

秦季龙  (白)     一一讲来。

秦洪   (白)     容禀。

     (二黄慢板)  未曾开言泪双淋,

             尊一声监斩爷听详情:

秦季龙  (白)     家住哪里?

秦洪   (二黄慢板)  家住山东莱州郡,

秦季龙  (白)     哪里有家?

秦洪   (二黄慢板)  黎英县内有家门。

秦季龙  (白)     哪一科得中?

秦洪   (二黄慢板)  甲午年前曾中举,

秦季龙  (白)     可曾会进?

秦洪   (二黄慢板)  连科得中进士身。

秦季龙  (白)     初任在哪里为官?

秦洪   (二黄慢板)  初任宛平为正印,

秦季龙  (白)     可曾升出?

秦洪   (二黄慢板)  加升福建管黎民。

秦季龙  (白)     为了何事将你斩首?

秦洪   (二黄慢板)  都只为金鳌犯边境,

             误卯不到问斩刑。

秦季龙  (白)     可有儿子?

秦洪   (二黄慢板)  犯官膝下有三子,

秦季龙  (白)     亲生还是螟蛉?

秦洪   (二黄慢板)  秦季英、秦季远是我亲生子,

秦季龙  (白)     螟蛉叫什么?

秦洪   (二黄慢板)  秦季龙就是我一螟蛉。

秦季龙  (白)     季龙在家做些什么?

秦洪   (二黄慢板)  他弃文从武不听教训,

             一家四口赶出门。

秦季龙  (白)     如今可想他?

秦洪   (二黄慢板)  眼前若见姣生子,

             虽死黄泉也甘心。

秦季龙  (白)     你叫什么名字?

秦洪   (二黄慢板)  监斩爷问我的名和姓,

     (白)     请来看,

     (唱)     红旗下现有犯官名。

秦季龙  (白)     哎呀!

     (二黄摇板)  听罢言来晓其情,

             原来爹爹到边庭。

             刀斧手与爷忙松绑,

(手下同允。)

秦季龙  (二黄摇板)  双膝跪在地埃尘。

秦洪   (二黄导板)  法场上绑得我昏迷不醒,

     (二黄摇板)  七魄悠悠又还魂。

             猛然间睁开昏花眼,

     (白)     哎!

秦季龙  (白)     爹爹醒来!

秦洪   (二黄摇板)  问声监斩是何人?

秦季龙  (二黄摇板)  爹爹把孩儿忘怀了,

             不孝季龙是儿名。

秦洪   (白)     儿是季龙?

秦季龙  (白)     正是。

秦洪   (白)     姣儿!

秦季龙  (白)     是。

秦洪   (白)     儿吓。

     (二黄摇板)  只说父子不能会,

             谁知枯木又逢春。

             烈烈轰轰身荣贵,

             想起前事冷汗淋。

     (白)     慢着。替为父松绑,可有圣上的旨意?

秦季龙  (白)     没有。

秦洪   (白)     王公公将令?

秦季龙  (白)     也没有。

秦洪   (白)     不好了!

     (二黄摇板)  私自松绑该何罪,

             知法犯法罪非轻。

             父今一死又何惧,

             岂能连累小姣生。

秦季龙  (二黄摇板)  爹爹只管放宽心,

             孩儿言来听分明:

             你养儿小来我养父老,

             报答你养育一番恩。

             人来将爷上了捆,

             王公公营前求人情。

(王振上。)

王振   (白)     吓,怎么?后军都府如何绑起来了?

秦季龙  (白)     替父受绑。

王振   (白)     先前问你说没有父亲,如今这个父亲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成?

秦季龙  (白)     此乃养身之父。

王振   (白)     好,起来。

秦季龙  (白)     哪有子站父跪的道理?

王振   (白)     都起来罢。

秦洪、

秦季龙  (同白)    谢千岁!

王振   (白)     秦季龙法场救父,又有大功,待咱家与你奏转。

(王振下。)

秦洪   (白)     儿吓,分别之后,哪有这身荣耀?

秦季龙  (白)     一言难尽。

(牌子。)

王振   (内白)    圣旨下!

(王振上,小内监捧冠上。吹打。)

王振   (白)     圣旨下,跪。

秦洪、

秦季龙  (同白)    万岁。

王振   (白)     宣读诏曰:秦洪运粮不到,理当取斩。念在秦季龙征战金鳌有功,赦却死罪,封为养老太师。秦季龙征剿番王,得胜回朝,可算一忠;法场救父,可算一孝,封为忠孝王。妻一品夫人,福建知府女,正宫见喜,认为义女。钦赐半副銮驾,归家祭祖。一路之上,旱路让成八尺,水路准备彩船,外赐尚方宝剑。先斩后奏,动身之时。合朝文武,长亭饯行。祭祖一毕,来京供职。旨意读罢,望阙谢恩。

秦洪、

秦季龙  (同白)    万万岁!

王振   (白)     请旨意。

秦季龙  (白)     多谢千岁!

王振   (白)     老太师你好造化,犯罪有忠孝王求情,咱家好恨。

秦洪   (白)     敢是恨我父子?

王振   (白)     咱家身在帝王边,如羊伴虎,老太师我事不周全……

秦洪   (白)     如此将小儿拜在膝下。

王振   (白)     他是忠孝王,你是老太师。咱一个太监,敢受忠孝王拜么?

秦洪   (白)     儿吓,拜过千岁。

(秦季龙拜。)

王振   (白)     金豆银豆送与忠孝王。随我上殿谢恩去者!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7902 ┊ 字数:7868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