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取荥阳》(一名:《楚汉争》;一名:《纪信替主》)

主要角色
刘邦:老生
纪信:老生
项羽:净
张良:老生
陈平:老生

《取荥阳》汪笑侬饰刘邦
《取荥阳》汪笑侬饰刘邦
情节
秦末,项羽、刘邦同起逐鹿,各争帝业。刘邦先入关,当王关中;项羽背约,矫义帝旨。王刘于汉中,而三分关中地以王他人。自是楚汉遂相争不已,势不两立。秦子婴既降之三年,汉王屯荥阳。夏四月,项羽以重兵围之急。汉王请和,割荥阳以西者为汉。项羽听范亚父言,不许,愈益急攻,并断敖仓粟以绝汉食。荥阳孤城,危在旦夕。赖张良设计请诸将赴宴,中悬逢丑父代齐顷公受缚故事画一轴。张良极赞丑父忠勇,以激诸将。诸将中有纪信者,貌于刘邦相似,遂慷慨请代曰:“臣请诓楚,令汉王得间出。”张良嘉许不已。请刘扮作小兵,逃出荥阳;而以纪扮汉王,开东门迎降,以谎项羽。及项羽知其诈,而汉王已去远矣。项羽大索不得,遂怒焚纪信。汉王以是得走成皋,复收兵关中而东,幸成帝业,皆纪信之功也。熟意日后汉高功臣表中,竟无纪信其名,与春秋时介之推,一死一生,遥遥相对。噫世之好作功狗,舍生以助他人,成专制帝业者,鉴乎此,其亦可以知所返矣!

注释
此剧去纪信、刘邦两须生,皆重头角色。近来此剧之不多见者,大约因难得工力悉敌者以配合之故耳。

根据《戏考》第四册整理

录入:公羽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74.9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张良、陈平同上。)

张良   (念)     口似悬河语似流,

陈平   (念)     全凭舌尖用计谋。

张良   (白)     下官张良。

陈平   (白)     下关陈平。

张良、

陈平   (同白)    请!大王升帐,在此伺候。

(四太监引刘邦同上。)

刘邦   (引子)    奉天承运,但愿得,早定乾坤。

     (念)     提剑斩蛇起沛丰,干戈一举定关中。重瞳不尊怀王约,强霸诸侯自称雄。

     (白)     孤,刘邦。自沛丰起义以来,平定关中。可恨项羽,不尊怀王之约,以强为尊,将孤赶入褒中。亲与萧何、子房,举荐韩信。登台拜帅,复夺三秦。如今兵扎荥阳,以为犄角之势。前者霸王被韩信战败回都,韩信兵发燕赵。恐项羽乘虚兴兵,夺取荥阳。也曾命人前去打探,未见回报。

(探子上。)

探子   (白)     启大王:霸王围困荥阳,请大王敌楼答话。

刘邦   (白)     再探。

(探子下。)

刘邦   (白)     二位先生,

张良、

陈平   (同白)    大王。

刘邦   (白)     霸王要孤敌楼答话,还是去与不去?

张良   (白)     大王去到敌楼,看其动静,再作道理。

刘邦   (白)     如此带马。

     (西皮摇板)  荥阳城外摆战场,

             将士纷纷马蹄忙。

             韩信倾兵燕赵往,

             并无有能将敌霸王。

             君臣且把敌楼上,

(刘邦、张良、陈平同上城。)

刘邦   (西皮摇板)  楚兵旗号半遮扬。

             重重叠叠兵和将,

(楚兵自两边分上。)

刘邦   (西皮快板)  刀枪剑戟似秋霜。

             孤王一见魂胆丧,

             只怕难保小荥阳。

项羽   (内西皮导板) 忆昔有年度淮江,

(项羽上。)

项羽   (西皮原板)  百战百胜天下扬。

             多少英雄刀头丧,

             能征惯战鞭下亡。

             坐在雕鞍举目望,

             抬头只见小刘邦。

             左是张良狗奸党,

             右是陈平小儿郎。

             拍马上前把话讲,

             高声叫骂汉刘邦:

             你本沛县一亭长,

             焉敢与孤争家邦。

             速遣能将来打仗,

             看谁弱来哪个强;

             若无能将收兵往,

             及早开城让孤王。

刘邦   (西皮二六板) 站立在城楼把话讲,

             开言尊一声楚霸王:

             休提起沛县一亭长,

             提起了当年事,孤就怒满在胸膛。

             同扶怀王开江闯,

             楚汉分兵定咸阳。

             先到咸阳为皇上,

             后到咸阳保朝纲。

             你不遵怀约太狂妄,

             反把孤刘邦,赶出咸阳。

             若不是韩信他的韬略广,

             孤的人马焉能暗渡陈仓?

             复夺三秦军威壮,

             岂不知强中自有强!

项羽   (西皮快板)  闻言怒发三千丈,

             高声大骂汉刘邦:

             说什么同把江山创,

             楚汉分兵定咸阳。

             孤王兴兵谁敢当,

             纵横天下楚霸王。

             鸿门宴上将你放,

             纵虎归山反逞强。

             你仗韩信谋略广,

             霜雪焉能见太阳。

刘邦   (西皮快板)  霸王不必夸口讲,

             肉眼不识紫金梁。

             当初同把基业创,

             分茅列土古之常。

             你不该强把诸侯挡,

             你不该举火焚阿房;

             你不该斩死楚降将,

             你不该毒死楚怀王。

             明知韩信燕赵往,

             乘虚兴兵取荥阳。

             任你兵多将又广,

             你想我刘邦来归降,枉费心肠。

项羽   (西皮快板)  你父太公入罗网,

             你母现在笼内藏;

             你子在我的刀尖丧,

             结发夫妻两分张。

             手摸胸膛想一想,

             看你归降不归降。

刘邦   (西皮导板)  刘邦闻言心欢畅,

     (笑)     哈哈哈!

     (西皮快板)  喜笑颜开尊霸王:

             讲什么太公在罗网,

             说什么我母在笼藏。

             当年结拜同心上。

             胜似共父共同娘。

             老母妻子令君养,

             生死存亡任主张。

             你父我父皆一样,

             忍心杀害也无妨。

             劝君早退兵和将,

             韩信到来又着忙。

项羽   (西皮摇板)  刘邦说话太猖狂,

             你把韩信压孤王。

             回头便叫二员将,

             重重围困小荥阳。

             奋勇攻打有升赏,

             休要放走小刘邦。

(项羽、楚兵同下。)

刘邦   (西皮摇板)  一言激怒楚霸王,

             甚似搅海与翻江。

             君臣且归黄罗帐,

(刘邦、张良、陈平同下城。)

刘邦   (西皮摇板)  再与先生作商量。

     (白)     二位先生,霸王围困荥阳甚急,有何妙计?

陈平   (白)     启大王:莫如修书一封,下往燕赵,命元帅速将人马撤回,迎击霸王。

刘邦   (白)     如此待孤修书。

(张良想。)

张良   (白)     且慢,燕赵离荥阳甚远,相隔千里,一时怎能撤回。倘有人献上一计,将荥阳之水,从上而下,灌冲前来,这荥阳化成齑粉矣。

刘邦   (白)     不好了。

     (西皮摇板)  重重围困小荥阳,

             难坏孤王汉刘邦。

             插翅不能腾空往,

             二位先生作主张。

陈平   (西皮摇板)  君忧臣虑古之常,

             陈平一旁无主张。

张良   (西皮摇板)  一片丹心扶汉王,

             这一旁急坏了张子房。

             低下头来暗思想,

             猛然一计上胸膛。

             张良回头把话讲,

             君臣开怀慢商量。

张良   (白)     主公不必纳闷,臣有一计,可保主公,驾出荥阳。

刘邦   (白)     先生有何妙计?

张良   (白)     昔日齐晋交兵,齐顷公被晋兵追赶,幸赖田夫舍身,救主脱难。臣以画成图本,邀集文武观看,必有忠义之士,舍身诈降楚营。

刘邦   (白)     但恐无忠义之人。

张良   (白)     仁德之君,岂无一二忠良?臣自有道理。

刘邦   (白)     如此就烦先生,速回馆驿。议论此事,来见寡人。

张良   (白)     臣领旨。

     (西皮摇板)  大王且把宽心放,

             圣上驾下有忠良。

             霸王纵有密罗网,

             管叫我主脱笼牢。

(张良下。)

陈平   (西皮摇板)  好个能言张子房,

             胸中韬略妙非常。

             亚赛周朝姜吕尚,

             但愿保主出荥阳。

(陈平下。)

刘邦   (西皮摇板)  张良陈平下宝帐,

             再叫殿前众儿郎:

             免战牌高挂敌楼上,

             自有先生保安康。

(刘邦、四太监同下。)

【第二场】

(张良上,童儿上。)

张良   (白)     只因项王兵困荥阳甚急,韩信人马未回,下官思得一计,以解此危未知可否?

             来,

(童儿允。)

张良   (白)     执我名帖,邀集文武,明日齐至馆驿赴宴,共议军机,倘有不到,军法施行。

(童儿允。)

张良   (念)     所为君命事,

童儿   (念)     呼唤不敢迟。

(童儿下。)

张良   (白)     名帖已去。我将田夫舍身救主图本,悬于馆驿,以便文武一观,竭忠报效。

     (念)     正是:为国忠良能辅弼,方为股肱栋梁臣。

(张良下。)

【第三场】

(四龙套同上,曹参、周勃、纪信、随何同上。牌子。)

曹参   (白)     下官曹参。

周勃   (白)     下官周勃。

纪信   (白)     下官纪信。

随何   (白)     下官隋何。

曹参   (白)     列位请了。

周勃、
纪信、

随何   (同白)    请了。

曹参   (白)     霸王兵困荥阳,师爷名帖相邀,不知为了何事?

周勃、
纪信、

随何   (同白)    去到馆驿,便知分晓。

曹参   (白)     打道。

(牌子。张良上。)

张良   (白)     吓,众位大人。

曹参、
周勃、
纪信、

随何   (同白)    吓,师爷。

张良   (白)     请坐。

曹参、
周勃、
纪信、

随何   (同白)    有坐。

张良   (白)     不知列位大人到此,未得远迎,当面恕罪。

曹参、
周勃、
纪信、

随何   (同白)    岂敢,我等来的鲁莽,师爷海涵。

张良   (白)     岂敢。

曹参、
周勃、
纪信、

随何   (同白)    相邀我等,有何见论?

张良   (白)     备得有酒,与众位同饮。

曹参、
周勃、
纪信、

随何   (同白)    到此就要讨扰。

张良   (白)     来看酒。

             请。

曹参、
周勃、
纪信、

随何   (同白)    请。

(牌子。)
曹参、
周勃、
纪信、

随何   (同白)    先生,上挂书图,是哪朝的故事?

张良   (白)     此乃东周列国,齐晋交兵,等宴罢之后,再来言讲。

曹参、
周勃、
纪信、

随何   (同白)    酒已够了。

张良   (白)     将宴撤过。

曹参、
周勃、
纪信、

随何   (同白)    师爷请讲。

张良   (白)     此乃齐晋交兵,两军战于靳阳。晋军强盛,齐兵大败。只杀得齐顷公面如土色,看看赶上,他驾前有一车夫,名叫彭车夫。

曹参、
周勃、
纪信、

随何   (同白)    哦,彭车夫。

张良   (白)     赶到车前奏道:大王请将龙衣龙帽,脱将下来,与臣穿戴,以免临时慌迫。那齐顷公言道:吾虽脱难,你必遭擒,我不忍也。彭车夫奏道:去臣一人,不过大王树林中飘去一叶;若存大王,诚为万姓之主,使天下受福不小。齐顷公依他之言,脱下衣帽,与他穿上。自己林内藏躲。晋军赶上,将车夫擒拿。晋主查他来历,知他臣替君难,不斩于他,反加忠义侯。将他放回。今我主被困荥阳,并无一人学车夫之故事耳。

曹参、
周勃、
纪信、

随何   (同白)    哦!

张良   (西皮快板)  昔日车夫臣替君,

             舍身救主不畏刑。

             若得一人效故事,

             假扮汉王诓楚君。

曹参、
周勃、

随何   (同白)    哦!

     (同西皮摇板) 师爷书图把忠论,

纪信   (西皮摇板)  要学先贤贯古今。

曹参、
周勃、
纪信、

随何   (同白)    师爷,我等情愿替主赴难。

张良   (白)     必须要与我主相似无二,方可前去。

曹参、
周勃、
纪信、

随何   (同白)    我等站齐,师爷观看。

张良   (白)     列位大人站齐了,待山人观看。

             我观列位大人,俱皆不像;唯有纪将军,与我主相似无二。要替主赴难,非纪将军不可。

纪信   (白)     哦。

     (西皮原板)  纪信闻言胆战惊,

             背转身来自沉吟:

             吾主爷荥阳遭围困,

             好一似孔子困蔡城。

             韩信带兵燕赵境,

             季布、彭越往东京;

             周信四路安城郡,

             并无有能将退贼兵。

             张良挂画,

     (西皮快板)  把舌论,

             彭车夫替主贯古今。

             面貌相同是纪信,

             要学车夫表美名。

             他纵然把我的尸骨粉,

             食王爵禄当报王恩。

             回头我对师爷论,

             纪信替主无二心。

张良   (白)     将军有此忠心,替主赴难?

纪信   (白)     正是。

张良   (白)     想那霸王性如烈火,只怕将军,性命难保。

纪信   (白)     师爷,慢说是一死,就将我粉身碎骨,理所当然。

张良   (白)     好,请上受山人一拜。

纪信   (白)     岂敢。

张良   (西皮快板)  忠心贯日纪将军,

             古往今来世间稀。

             但愿解得荥阳困,

             青史名标万古存。

纪信   (西皮快板)  说什么青史表美名,

             臣报君恩子奉亲。

             他纵然将我粉骨碎,

             落一个美名万古存。

曹参、
周勃、

隋何   (同西皮摇板) 将军一片铁石心,

             死生存亡不必云。

             舍身救主不惜命,

             羞死我等沐君恩。

纪信   (西皮快板)  多蒙列位美言赠,

             大事全仗众公卿。

             我与霸王逞舌论,

             要学子牙骂纣君。

             他纵然将我粉骨碎,

             列位保主要忠心。

曹参、
周勃、

随何   (同西皮摇板) 辞别师爷出府门,

(曹参、周勃、随何同下。)

纪信   (西皮摇板)  含悲忍泪别先生。

             辞别先生跨金镫,

张良   (白)     转来。

纪信   (西皮摇板)  师爷唤我为何因?

张良   (西皮摇板)  将军替主必拿定,

             莫作二意并三心。

             倘若临行有不准,

             名不就来功不成。

纪信   (西皮摇板)  师爷不必细叮嘱,

             纪信亦非等闲人。

             辞别师爷跨金镫,

             要想我回心转意万不能,但放宽心。

(纪信下。)

张良   (西皮摇板)  秉忠报国是纪信,

             片言感动替主心。

             非是我张良德薄幸,

             兴邦立业为刘君。

(张良下。)

【第四场】

(四太监引刘邦同上。)

刘邦   (西皮摇板)  霸王连夜把城攻,

     (西皮快板)  犹如水泻不透风。

             寡人心中胆惊恐,

             并无有能将退重瞳。

(张良、陈平同上。)

张良   (西皮摇板)  一幅丹青为忠信,

             点破群臣众英雄。

陈平   (西皮摇板)  纪信可称真梁栋,

             忙进黄罗见主公。

张良、

陈平   (同白)    臣等见驾。

刘邦   (白)     平身,赐坐。

张良、

陈平   (同白)    谢坐。

刘邦   (白)     先生前日所言,可有忠义之士,能替寡人赴难?

张良   (白)     臣昨日悬画馆驿,群臣俱有忠义之心。愿效车夫之故事。只有纪信面貌,与大王相似,愿替大王赴难。

刘邦   (白)     今在何处?宣来见朕。

张良   (白)     大王有旨,宣纪信进帐。

纪信   (内白)    来也!

(纪信上。)

纪信   (西皮快板)  十载寒窗习孔孟,

             三载又习箭和弓。

             不能勤王成霸业,

             功劳只在书图中。

     (白)     纪信见驾,大王千岁!

刘邦   (白)     平身。

纪信   (白)     千千岁!

刘邦   (白)     赐坐。

纪信   (白)     谢坐。

刘邦   (白)     二位先生,纪将军面貌,可与寡人相似否?

张良、

陈平   (同白)    与大王相似无二。

刘邦   (白)     纪将军,二位先生言道:卿家愿替寡人赴难,可是实情?

纪信   (白)     并无二意。

刘邦   (叫头)    卿家!

     (白)     想寡人大业未定,众卿家未沾滴水之恩;今又累纪将军替孤赴难。孤想此事,断断不可。

纪信   (白)     大王吓。

     (西皮快板)  大王起首在沛丰,

             各路诸侯反重瞳。

             只望江山归一统,

             谁知今日遭困穷。

             纪信一死终何用,

             辜负大王数载功。

刘邦   (西皮二六板) 刘邦闻言心酸痛,

             将军果然秉心忠。

             丹心胜过殷闻仲,

             好似那比干与商融。

             孤汪创业定关中,

             全赖文武众英雄。

             披霜带露逞豪勇,

             血战疆场马蹄红。

             江山未能归一家,

             将士何曾受荣封。

             宁可城破孤命送。

             不忍将军受钢锋。

纪信   (西皮二六板) 大王再三不依从,

             不如拔剑来尽忠。

刘邦   (西皮二六板) 将军不必拔剑锋,

             心如铁石一般同。

张良   (白)     纪将军执意如此,大王依允他便了。

刘邦   (白)     生死在数,孤王不忍,先生再想别计。

张良   (白)     主公速速修书,命人下往楚营。约定今晚大开东门投降,霸王必然应允。主公速将王衣王冠脱下,与纪将军穿戴,安坐军中。黄昏时候,推出城去,再将美女二十名,络绎出城,使楚军贪看美色,疏散军威。臣等保定主公,混出西门方脱此难。

刘邦   (白)     如此就命先生修书,命随何下到楚营,约定今晚纳降。

张良   (白)     遵命。

     (念)     巧设良谋计,

陈平   (念)     诈出荥阳城。

(张良、陈平同下。)

纪信   (白)     大王大事已就,请将王衣王帽脱下,与臣穿戴,免得临时慌迫。

刘邦   (白)     卿家这是寡人连累你了。

(刘邦、纪信同换衣。)

刘邦   (西皮导板)  楚汉年年大交锋,

     (叫头)    卿家!将军!哎呀!

     (西皮快二六板)不想今日遭困穷。

             丹心纪信真梁栋,

             臣替君难第一功。

             孤王有日归一统,

             在凌云阁上画君的容。

纪信   (西皮快二六板)嬴秦无道刀兵起,

             楚汉分兵定关中。

             大王本是真明主,

             天降真龙下九重。

             又生纪信如主公,

             五行八字各不同。

             忍悲含泪谢恩宠,

             恕臣假充王号变真龙。

刘邦   (西皮二六板) 将军不必心酸痛,

             有一辈古人听心中:

             昔日里重耳走西东,

             文武十人患难从。

             介子推割股把殷勤奉,

             觅食取浆奉主公。

             到后来晋唐归一统,

             都忘了子推他的割肉的功。

             他母子隐居不受封,

             死在绵山被火焚。

             卿比子推恩又重,

             寡人怎比得晋文公?

             卿家你可有高堂母?

纪信   (哭头)    我的老娘亲!

刘邦   (哭头)    老伯母!

纪信、

刘邦   (同哭头)   哎呀,(儿的娘)(伯母)吓!

纪信   (西皮二六板) 家有八旬老慈容。

             儿受君恩实难奉,

             未尽孝来先尽忠。

刘邦   (西皮二六板) 卿家替孤把终送,

             可为人间未有的功。

             你的母就是我刘邦母,

             寡人封她在养老宫。

             百年后身归黄泉郡,

             金井玉葬送在山中。

             问卿家你可有妻和子?

纪信   (哭头)    我的妻吓!

刘邦   (哭头)    孤的皇嫂吓。

纪信   (哭头)    小娇儿!

刘邦   (哭头)    皇侄吓!

纪信、

刘邦   (同哭头)   哎呀,(我的妻)(孤的皇嫂)吓!

纪信   (西皮二六板) 家有寒妻受贫穷。

             老母甘旨她侍奉,

             还有一子在怀抱中。

刘邦   (西皮二六板) 卿家替孤表尽忠,

             封妻荫子代代荣。

             你的妻即是我刘邦嫂,

             你子我子一般同。

             太平年间归一统,

     (西皮快板)  把你的满门受荣封。

             刘邦若把良心昧,

             国破家亡不善终,天理难容。

纪信   (西皮摇板)  纪信闻言心酸痛,

             叩谢大王加荣封。

(随何上。)

随何   (白)     参见大王。

刘邦   (白)     霸王见了书信,怎样的行事?

随何   (白)     霸王见书,十分大喜,约定开东门纳降。

刘邦   (白)     好,改扮起来。

(刘邦改扮。)

刘邦   (西皮摇板)  眼观众卿心酸痛,

             珠泪滚滚洒当胸。

             披破玉笼飞彩凤,

             把将军送至在虎穴中。

刘邦、

纪信   (同叫头)   (将军)(主公)!(卿家)(大王)!哎哎呀!

刘邦   (叫头)    将军吓!

(刘邦下。)

纪信   (白)     摆驾楚营。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0389 ┊ 字数:7067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