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逍遥津》(一名:《搜诏逼宫》)

主要角色
汉献帝:老生
曹操:净
伏后:旦
曹妃:旦
穆顺:生
二皇子:娃娃生
伏完:生
华歆:丑
司马懿:老生
贾诩:老生
郄虑:净
王粲:生
曹植:小生
文聘:生
夏侯渊:净
张辽:生

《逍遥津》李和曾饰汉献帝
《逍遥津》李和曾饰汉献帝
情节
汉末建安中,曹操专权跋扈,宫中宿卫兵侍,莫非曹氏党,有议操者,辄遭诛戮。汉献帝徒拥虚位,不胜其愤。一日,曹操带剑上殿白事,帝言悉凭魏公处裁。曹操闻言大怒,曰:“陛下出此言,外人闻之,只道我欺君也。”帝曰:“君若能相辅,则幸甚,不而,幸垂恩相舍。”曹操怒目视帝,悻悻而出。因益衔恨,渐露篡夺之机。伏皇后因曹操杀董承并及其女董贵妃事,益自危欋。因密修书,与父屯骑校尉伏完,言曹操残横威逼,早晚必行篡夺之事,令伏完密召诸侯共图之,当命宦官穆顺密送此书。后事泄,穆顺被杀,伏完全家被戮,夷三族。曹操遂逼汉献帝废后,假为策诏,使郄虑持节后收皇后玺绶,又命华歆勒兵入宫收伏后。华歆牵伏后出,时帝在外殿,后被发徒跣行泣过帝前曰:“不能复相活耶。”帝泣曰:“我亦不知命在合适。”相抱大哭。华歆促之离,引往曹操前,遂被弑,并酖杀其二皇子,此建安十九年十一月事也。《逍遥津》即演此段故事。

注释
剧中情节,与史志所载稍有异同:如伏后与父密书,剧本作为献帝之血诏。又考《汉书?伏皇后纪》,载伏后与父伏完书,令密图曹操,伏完不发,至十九年,事乃漏泄。按伏完卒于建安十四年,伏后又因目击董贵妃之惨死,乃有此举,故弑伏后则十九年事,而寄书则当在十四年以前无疑。今剧本前后紧接,联为一时之事,盖袭《三国演义》之说也。然既编入戏剧,则自不得不如此缩近。头幕张辽相约华歆、贾诩诸人,会议辅保曹操,欲行篡夺一节,当是王粲、杜袭等四人,议尊曹操为魏王之误。惟剧名取《逍遥津》三字,则最离奇,殊令人索解不得。
此剧惟孙菊仙最擅长,白口唱做,无不入情入理,可称声容并茂。而一段快三眼,尤唱得气旺神流,空前绝后,洵杰作也。近惟小达子与双处二人,能稍稍学步,然皆婢学夫人,安能望其项背哉?以小、双二人相较,则双处似稍胜于小达子。呜呼,作者无人,能不姑让双处称雄一时哉!

根据《戏考》第四册整理

录入:碣石调 幽兰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37.9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二旗牌引张辽同上。)

张辽   (引子)    腰悬昆吾剑,虎将血染衣。

     (念)     堂堂英雄气,丈夫世间奇。安抚天下志,方算我自己。

     (白)     俺张辽,汉室为臣。只因献帝懦弱,不能治国安邦,东南烟尘四起。我今相请文武两班,欲将龙床推倒,扶保曹丞相登基,方得称我心头之愿。

             旗牌,

二旗牌  (同白)    有。

张辽   (白)     待众位大人到此,速报吾知!

(张辽、二旗牌同下。)

【第二场】

(夏侯渊、司马懿、华歆、贾诩、郄虑、王粲、曹植、文聘同上。)
夏侯渊、
司马懿、
华歆、
贾诩、
郄虑、
王粲、
曹植、

文聘   (同点绛唇牌) 懦弱之君,社稷将倾,干戈兴,国不安宁,诸侯都雄争!

     (同白)    下官——

夏侯渊  (白)     夏侯渊。

司马懿  (白)     司马懿。

华歆   (白)     华歆。

贾诩   (白)     贾诩。

郄虑   (白)     郄虑。

王粲   (白)     王粲。

曹植   (白)     曹植。

文聘   (白)     文聘。

夏侯渊、
司马懿、
华懿、
贾诩、
郄虑、
王粲、
曹植、

文聘   (同白)    请了!

夏侯渊  (白)     今日张将军相邀,不知所为何事?

华歆、

贾诩   (同白)    我等也为此事而来,如此向吾一同前往。

夏侯渊、
司马懿、
华歆、
贾诩、
郄虑、
王粲、
曹植、

文聘   (同白)    请。

(二旗牌同暗上。)

二旗牌  (同白)    有请家爷!

(张辽上。)

张辽   (念)     柳营春试马,虎帐夜谈兵。

     (白)     通报何事?

二旗牌  (同白)    众位大人已到!

张辽   (白)     有请!

(众人同相见,同坐。)

张辽   (白)     不知众位大人驾到,有失远迎,望乞海涵!

贾诩   (白)     来得匆匆,望张将军恕罪。

张辽   (白)     岂敢!

贾诩   (白)     不知将军相约我等,所为何事?

张辽   (白)     众位有所不知:只因当今献帝懦弱,不能治国安邦,致令东南烟尘四起,生灵涂炭!故而相请众位商议,将那龙床推倒,扶保曹丞相登基接位。不知众位大人意下如何?

夏侯渊、
司马懿、
华歆、
贾诩、
郄虑、
王粲、
曹植、

文聘   (同白)    吾等皆服张将军高见,依此而行!

院子   (内白)    荀攸丞相到!

(院子引荀攸同上。)

荀攸   (念)     忧国常带病,何日称我心。

夏侯渊、
司马懿、
华歆、
贾诩、
郑虑、
王粲、
曹植、

文聘   (同白)    吓荀丞相!

荀攸   (白)     列公请坐!

(夏侯渊、司马懿、华歆、贾诩、郄虑、王粲、曹植、文聘同坐。)

荀攸   (白)     列位所为何事,起得这早?

贾诩   (白)     只因张将军相约,故而来早。

荀攸   (白)     吓,张将军相邀,所为何事?

张辽   (白)     只因献帝懦弱,不能治国安邦,致令东南烟尘四起,生灵涂炭,故而相请众位大人,欲将龙床推倒,扶保曹丞相登基接位!如今众位大人皆服此议。

夏侯渊、
司马懿、
华歆、
贾诩、
郄虑、
王粲、
曹植、

文聘   (同白)    我等皆服,荀丞相谅也无他!

荀攸   (白)     你将龙床推倒,扶保曹丞相登基,欲将吾主置于何地?

张辽   (白)     这个!

华歆   (白)     众位大人!自古云老而不死是为贼!

荀攸   (白)     嘿嘿好无礼!

     (西皮摇板)  华歆出言无君臣,

             枉受我主爵禄恩。

     (白)     咳!

     (西皮摇板)  有口难说心头恨,

             昏昏沉沉回府门!

(院子扶荀攸同下。八校尉引曹操冲场同上。)

曹操   (白)     列位大人,为何起得甚早?

夏侯渊、
司马懿、
华歆、
贾诩、
郄虑、
王粲、
曹植、

文聘   (同白)    只因张将军相约,故而来早。

曹操   (白)     文远,何事相邀列公?

张辽   (白)     只因献帝懦弱,不能治国安邦,故而特请众位大人到此,欲将龙床推倒,扶保丞相相登基接位,如今众位大人皆服愚见。

夏侯渊、
司马懿、
华歆、
贾诩、
郄虑、
王粲、
曹植、

文聘   (同白)    吾等皆服张将军高见。

曹操   (白)     唉!休要胡说!列公皆知圣贤之书,自古以来,哪有臣占君位之理!

张辽   (白)     遵命!

曹操   (白)     适才何人在此?

夏侯渊、
司马懿、
华歆、
贾诩、
郄虑、
王粲、
曹植、

文聘   (同白)    荀攸丞相。

曹操   (白)     嘿嘿,这老儿欲效荀彧之故事耳!

(院子上。)

院子   (白)     报:荀攸尚书回府,口吐鲜血而亡!

曹操   (白)     咳,可叹吓,可叹!这老儿跟随老夫多年,东荡西除,如今口吐鲜血而亡。呵呵,待老夫奏明天子,赐他个金井玉葬!

院子   (白)     谢丞相!

曹操   (白)     列位大人,吏部之缺,不可一日无人掌握,老夫欲将子建小儿,拜在贾大人名下学习,权授吏部之职。

曹植   (白)     吓,贾大人请上,受晚生一拜!

曹操   (白)     列位,老夫不图别的,但愿吾死之后,奉托列公立一碑文,镌上“汉大将军曹公之墓”数字,也就够了!

张辽、
夏侯渊、
司马懿、
华歆、
贾诩、
郄虑、
王粲、
曹植、

文聘   (同白)    吾等记下。

曹操   (白)     还有两处烟尘未灭!

张辽、
夏侯渊、
司马懿、
华歆、
贾诩、
郄虑、
王粲、
曹植、

文聘   (同白)    是哪两处?

曹操   (白)     东吴孙权,虎踞江东;西蜀刘备,稳坐西川,两寇不除,乃是我朝心腹大患!少时上殿,一同启奏。正是:

     (念)     君有道社稷牢,父仁慈子行孝。

张辽、
夏侯渊、
司马懿、
贾诩、
郄虑、
王粲、
曹植、

文聘   (同念)    但愿狼烟尽皆扫,

华歆   (白)     丞相!

     (念)     脱却红袍换绛袍!

(众人同笑。)
张辽、
夏侯渊、
司马懿、
贾诩、
郄虑、
王粲、
曹植、

文聘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太监引献帝同上。)

汉献帝  (引子)    海晏河清,社稷宁,四海升平。

(张辽、夏侯渊、司马懿、华歆、贾诩、郄虑、王粲、曹植、文聘引曹操同上。)

曹操   (白)     臣曹操见驾,愿吾皇万岁!

汉献帝  (白)     平身。

张辽、
夏侯渊、
司马懿、
华歆、
贾诩、
郄虑、
王粲、
曹植、
文聘、

曹操   (同白)    万万岁!

汉献帝  (念)     孤王立帝在许昌,文臣武将定家邦。南征北剿曹丞相,忠心耿耿保孤王。

     (白)     朕,汉室献帝。

曹操   (白)     嘿嘿嘿!

汉献帝  (白)     曹丞相上殿,有何本奏?

曹操   (白)     启万岁:外有两处烟尘未扫,乃是吾朝之后患!

汉献帝  (白)     是哪两处?

曹操   (白)     东吴孙权虎踞江东;西蜀刘备稳坐西川。两寇不除,乃是后患!

汉献帝  (白)     大丞相说哪里话来!自朕登基以来,诸事全在丞相掌握,这些小事,但由丞相自裁,何必问朕!

曹操   (白)     唔,昏皇吓昏皇!今日上殿,好意奏明与你,你反说诸事全在曹操掌握之中,倘被外邦闻知,岂不疑我是篡位的奸臣!也罢,待我就结果了你这昏皇罢!

(众人同走圆场。)

曹操   (白)     咳,你这昏皇吓昏皇!今日当了众位,将你所作所为,细表一番:曾记当年董卓专权,李榷郭汜欺君叛逆,不是老夫搬请各路诸侯,杀却董卓,剿除李榷郭汜,哪个保你这昏皇许昌接位?俺为你这江山,受尽千般苦,方为人上人!昔日皖城遇张绣,咳!可怜我长子曹安命伤马前。濮阳遇吕布,烧得老夫火内逃生!赤壁遇周郎,华容遇关公。潼关遇马超,杀得老夫割须弃袍,被那马超一眼看准,提枪就刺,呵呵真乃是天不灭曹,这一枪刺于柳树之上,马超一时拔枪不出,老夫才得活命!我为你这江山……咳!可怜哪,可怜——渴饮刀头血,倦在马上眠,桩桩费辛劳,件件受熬煎;我为你这江山,受尽千辛万苦,如今反说老夫掌握专权,如被外邦闻知,俺岂不是个大大的奸臣么?今当众位在此,不如将你这昏王结果了吧!

(众人同劝,同下。)

汉献帝  (白)     可怜吓可怜!

     (西皮散板)  奸贼做事太不仁,

             带剑上殿刺寡人。

             内侍摆驾后宫进,

             安排妙计除奸佞!

(汉献帝下。)

【第四场】

(四宫女引曹妃、伏后同上。)

伏后   (念)     风吹玉珮响,

曹妃   (念)     明月照纱窗。

(四太监引汉献帝同上,穆顺上。)

汉献帝  (西皮散板)  内侍摆驾回宫廷,

             见了梓童说分明。

伏后   (白)     妾妃见驾,万岁!

汉献帝  (白)     平身。赐座!

伏后   (白)     万万岁!谢坐。

汉献帝  (白)     咳!可恼呀可恼!

伏后   (白)     万岁为何长叹?

汉献帝  (白)     梓童有所不知,今日早朝,只因曹……

曹妃   (白)     万岁,“曹”什么?

伏后   (白)     御妹去命光禄寺安排早膳!

曹妃   (白)     是。

             适才万岁,说了个“曹”字,皇姊命我出宫,必有隐情!哎,但由他去。正是:

     (念)     闭户闲观窗外月,手攀梅花自主张。

(曹妃下。)

伏后   (白)     万岁,“曹”什么吓?

汉献帝  (白)     适才曹操带剑上殿,欲刺寡人,幸得众卿保驾,不然险遭贼害吓!

(汉献帝洒泪。)

伏后   (白)     既然如此,万岁何不写下血诏,搬请各路诸侯,共灭逆贼,以安社稷。

汉献帝  (白)     此计甚好,看白绫伺侯!

     (西皮导板)  奸贼金殿行霸道,

     (西皮原板)  刺杀孤皇为哪条?

             含悲忍泪把指尖咬,

             鲜血淋漓书血诏。

             上写晓谕众卿晓:

             各路诸侯看根苗。

             朝中出了奸曹操,

     (西皮快板)  上欺天子下压群僚。

             众卿领兵速来到,

             共灭曹操保皇朝。

             一封血诏忙写好,

     (白)     咳!

     (西皮散板)  没有忠良走一遭!

     (白)     只是无人有此胆量,去往各路搬请救兵,也是枉然!

伏后   (白)     我看穆顺忠心耿耿,何不命他前去搬兵。

汉献帝  (白)     穆顺!

穆顺   (白)     万岁!

汉献帝  (白)     只因曹操带剑上殿,欲刺孤王,多亏众卿保驾,才得回宫。如今修下血诏,命卿往各路搬请诸侯,共灭曹贼,不知卿家可有此胆量?

穆顺   (白)     哎,如今曹操这样欺君,奴婢有此胆量,去至各路搬取救兵,奴婢万死不辞!

汉献帝  (白)     如此请上,受孤一拜!

     (二黄摇板)  穆爱卿请上受礼敬,

             搬兵事儿你担承。

             血诏交与梓童手,

伏后   (二黄摇板)  双手付与穆爱卿。

穆顺   (二黄导板)  君臣们只哭得山摇地崩,

     (叫头)    万岁,娘娘,咳!万岁吓!

     (二黄原板)  吾朝中出奸佞谋篡龙廷。

             将血诏藏至在袍袖里,

             又恐怕奸贼解其情;

             将血诏藏至在朝靴统,

             只恐怕欺了圣明君。

             左难右难难为了吾,

     (白)     哦有了!

     (二黄摇板)  顿然心内巧计生。

             将血诏藏至在龙帽内,

             大罗神仙难知情。

             辞别万岁出宫门,

汉献帝  (白)     穆卿回来!

穆顺   (二黄摇板)  万岁有话快说明!

     (白)     奴婢去得好好,唤回何事?

汉献帝  (白)     此番出宫须要小心,若遇曹贼……咳!你我君臣,就不能见面了!

穆顺   (白)     哎呀!不不不好了!

     (二黄摇板)  万岁一言错出唇,

             只恐出宫遇仇人。

             二次里含泪出宫门,

             速往各路搬救兵!

(穆顺下。)

汉献帝  (二黄摇板)  但愿救兵早来到,

伏后   (二黄摇板)  灭却奸贼整吾朝。

(汉献帝、伏后同下。)

【第五场】

(穆顺上。)

穆顺   (白)     来此已是相府,门上哪位在?

(院子上。)

院子   (白)     什么人?

穆顺   (白)     烦劳通禀:穆顺要见相爷。

院子   (白)     有请相爷!

(伏完上。)

伏完   (白)     何事?

院子   (白)     穆公公要见。

伏完   (白)     说我出迎!

院子   (白)     相爷出迎!

穆顺   (白)     哎,相爷!

伏完   (白)     穆公公到此何事?

穆顺   (白)     今有奸曹在金殿之上,带剑欲刺吾皇,万岁今有血诏在此,相爷请看!

伏完   (白)     待我看来!

(牌子。)

伏完   (白)     原来如此!一路之上须要小心!

穆顺   (白)     我亦不能停留,告辞了!

伏完   (白)     请!

(穆顺、伏完自两边分下。)

【第六场】

(四大铠掌灯引夏侯渊同上。)

夏侯渊  (白)     俺,夏侯渊。今奉丞相之命,巡查御街。

             来,掌灯前往!

(穆顺上,过场,下。)

夏侯渊  (白)     且住,适才何人打此经过?

四大铠  (同白)    是穆公公。

夏侯渊  (白)     往哪道而去?

四大铠  (同白)    伏相府而去!

夏侯渊  (白)     唔!穆顺出宫,竟往伏相府而去,其中定有奸诈!

             来,打道相府,报与曹丞相知道!

(夏侯渊、四大铠同下。)

【第七场】

(八校尉、司马懿、华歆、曹操同上。)

曹操   (白)     适才夏侯渊报道,穆顺出宫,赶往伏相府而去。唔唔唔,必有别情!

             校尉等,打道午门!

手下   (同白)    来此午门!

曹操   (白)     待那穆顺到来,速报吾知。

(穆顺上,惊。)

穆顺   (白)     适才去至伏相府中,将吾主娘娘情由,告诉一番,朝内诸事,托他照应,谅必大事无妨。

             唔!午门以外,怎么有这些车马?哦,原来是这曹贼!咳,真不凑巧!不免回去罢!

华歆   (白)     丞相。那厢穆顺来了!

曹操   (白)     叫他回来!

华歆   (白)     是。

             穆公公请转,曹丞相在此!

穆顺   (白)     咳!又被他们看见了,待咱向前说几句好话,朦至午门,再作道理。咳!

     (念)     恼人须在心,相见又何妨!

     (白)     哈哈哈,原来是大丞相,曹国丈,曹外公!

曹操   (白)     穆公公请坐。未知穆公公驾到,老夫有失远迎,恕罪!

穆顺   (白)     岂敢!咱家来得卤莽,望大丞相恕罪!

曹操   (白)     岂敢!公公清早出宫,有何贵干?

穆顾   (白)     这个!哦,娘娘有病,命咱出宫去请太医院,和娘娘调治病症。

曹操   (白)     娘娘得何病症?

穆顺   (白)     娘娘作女娃儿的时候,得了个气闷而不和之症。

曹操   (白)     那医生为何不到?

穆顺   (白)     他要问病而下药。

曹操   (白)     用的是什么汤?

穆顺   (白)     用的是君臣父子礼义汤。

曹操   (白)     唔,药内有什么君臣?

穆顺   (白)     大丞相错也,哎,吾朝不分君臣,难道连药都没有君臣么!

曹操   (白)     吾朝是谁没有君臣?

穆顺   (白)     就是李榷、郭汜、董卓之辈,没有君臣。

曹操   (白)     如今何在?

穆顺   (白)     都被丞相剑下诛之。

曹操   (白)     嘿嘿,好个剑下诛之!未知何药为君?

穆顺   (白)     香附子为君。

曹操   (白)     何药为臣?

穆顺   (白)     藕节莲米为臣。

曹操   (白)     何药为凑?

穆顺   (白)     东吴当归,西蜀橘红,吃在腹内,也能杀个奸虫!

曹操   (白)     当归竞说当归,橘红竞说橘红,说什么东吴当归,西蜀橘红?

穆顺   (白)     哈哈,大丞相不知东吴出的是当归,西蜀出的是橘红,岂不是东吴当归,西蜀橘红么!

曹操   (白)     哈哈哈,是老夫多问了。各有公干,请便!

穆顺   (白)     告辞!

(穆顺暗下。)

华歆   (白)     丞相,那穆顺临行慌迫,绊了—跤!

曹操   (白)     唔,叫他回来!

华歆   (白)     是。

             穆公公请转!

(穆顺上。)

穆顺   (白)     大丞相,咱家去得好好,叫回咱家还有何事?

曹操   (白)     你为何绊了一跤?

穆顺   (白)     这个……哦,不错,万岁赏我一件蟒袍,长了三寸,走路有点儿不便。故而绊了一跤!

曹操   (白)     就该用刀割去!

穆顺   (白)     哎,有道是:成功不可毁!

曹操   (白)     穆顺,看你来意有奸?

穆顺   (白)     无奸。

曹操   (白)     有诈?

穆顺   (白)     无诈。

曹操   (白)     既无奸诈,老夫我要……

穆顺   (白)     要怎么样?

曹操   (白)     要盘!

穆顺   (白)     请盘。

曹操   (白)     出宫何往?

穆顺   (白)     去请太医,调治娘娘的病症。

曹操   (白)     是何病症?

穆顺   (白)     做女娃的时候,得的气闷而不和之症。

曹操   (白)     太医为何不到?

穆顺   (白)     他要问病而下药。

曹操   (白)     下的是什么汤?

穆顺   (白)     君臣父子礼义汤!

曹操   (白)     何药为君?

穆顺   (白)     香附子为君。

曹操   (白)     何药为臣?

穆顺   (白)     藕节莲米为臣。

曹操   (白)     何药为凑?

穆顺   (白)     东吴当归,西蜀桔红,吃在腹内,也能杀个奸虫。

曹操   (白)     杀的什么虫?

穆顺   (白)     杀的是大大的奸虫!

曹操   (白)     唔,虫有什么忠奸?

穆顺   (白)     大丞相,虫岂没有忠奸!他在人腹内,要吃人心肝五脏,能害人的性命,这不是害人奸虫么!

曹操   (白)     穆顺口内带刺,定有奸诈!

穆顺   (白)     无奸无诈。

曹操   (白)     好,既是无奸无诈,老夫要……

穆顺   (白)     要怎么样?

曹操   (白)     搜!

穆顺   (白)     要搜!告辞了!

曹操   (白)     来,拿下了!

(华歆搜穆顺。)

曹操   (白)     赶了出去!

(穆顺暗下。)

华歆   (白)     丞相,我看穆顺一定有奸!

曹操   (白)     奸在何处?

华歆   (白)     奸在发内!

曹操   (白)     唔唔唔唔唔唔,抓他回来!

(华歆拉穆顺上,穆顺转。)

穆顺   (白)     咱家去得好好,三番两次,把咱抓回,有些儿不耐烦!

曹操   (白)     穆顺,你定然有奸!

穆顺   (白)     奸在哪里?

曹操   (白)     发内呵!

(曹操打落穆顺帽,华歆搜出血诏。)

曹操   (白)     穆顺,我待你不薄,你为何搬取诸侯,共灭老夫,是何道理?

穆顺   (白)     咳!曹操吓曹操,实对你说了罢!只因你带剑上殿,刺皇杀驾,幸得众臣保驾回宫,吾皇与娘娘修下血诏,特命咱家搬动各路诸侯,共灭你这奸贼!如今午门被你看破,搜出回文,咳!乃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死一命,何足得奇!恐你日后遗臭万年,骂名千古!也罢,我拚,拚这条性命不要,与你转了罢!

(穆顺碰曹操,华歆杀穆顺死,穆顺下。)

曹操   (白)     华歆过来!命你将那伏相府满门杀死,速报我知!

(华歆允,下。)

众人   (内同白)   好杀吓杀吓!

(华歆上,擦剑。)

华歆   (白)     伏相府满门剿除!

曹操   (白)     好,速往禁宫,将那伏后抓来见我!

(华歆允,下。)

曹操   (白)     校尉等打道禁宫!

(曹操、四校尉同下。)

【第八场】

(四太监引二皇子、伏后、汉献帝同上。)

汉献帝  (二黄摇板)  曹孟德起谋意令人可恨,

             今早朝刺寡人胆战心惊。

             与伏后定密计血诏颁行,

             但愿得人马到共灭奸臣!

(太监上。)

太监   (白)     万岁,大事不好了!

汉献帝  (白)     何事惊慌?

太监   (白)     华歆带剑进宫!

(太监下。)

汉献帝  (白)     哎呀,不不好了!

     (二黄摇板)  听说华歆进宫门,

             吓得孤王无计行!

             便把梓童叫一声,

             带着皇儿快逃生!

伏后   (二黄摇板)  辞别了万岁出宫庭,

             御花园中去藏身!

(二皇子、伏后同下。华歆上。)

华歆   (白)     华歆见驾!

汉献帝  (白)     平身,进宫则甚?

华歆   (白)     为何不见伏后?

汉献帝  (白)     数日不见,不知她往哪里去了!

华歆   (白)     哦,你也不知她哪里去了!

汉献帝  (白)     竟是不知去向!

(华歆两边望。)

华歆   (白)     看那御花园门紧闭,谅必伏后藏在里面,也未可知!呵呵,曹丞相吓曹丞相,你有九五之尊,在俺这口剑上;若无九五之尊,也在华歆这口剑上,待我剑劈园门!

(华歆下,华歆拉伏后、二皇子同上,伏后跌,二皇子同倒。华歆欲杀伏后。曹妃暗上,摇手。华歆拉伏后同下。)

曹妃   (白)     皇儿不必啼哭,有为娘在此。

二皇子  (同白)    放屁!谁是你的儿,你是谁的娘?哈哈哈,好不害羞么!

曹妃   (白)     咳!真乃可恼!

汉献帝  (白)     梓童不必如此,皇儿冒犯,寡人这里赔礼了!

曹妃   (白)     呀啐!哪个要你赔礼!咳!

     (念)     寒天喝凉水,点点在心头!

(曹妃下。)

汉献帝  (白)     皇儿,你母后呢?

二皇子  (同白)    被那华歆,仗剑拉出宫门去了!

汉献帝  (白)     哎呀不好!随定为父,寻找你母去!走走走!

(汉献帝、二皇子同下。)

【第九场】

(八校尉引司马懿、曹操同上。华歆拉伏后同上。)

华歆   (白)     伏后拿到!

曹操   (白)     好贱人吓!

     (二黄摇板)  一见贱人怒生嗔,

             胡作妄为害忠臣!

伏后   (二黄摇板)  缓步向前忙跪定,

             搭救哀家命残生!

司马懿  (二黄摇板)  伏后不必跪埃尘,

             为臣怎敢欺当今。

             官卑职小难救命,

             那厢恳求姓华人!

伏后   (二黄摇板)  转身哀告求华卿,

             伏乞饶恕一线恩!

华歆   (白)     呸!

     (二黄摇板)  你害忠良人人恨,

             谁是你的保驾臣!

             恨不得一足追尔命,

(华歆踢倒伏后。)

华歆   (二黄摇板)  我与个君不君来臣不臣!

伏后   (白)     罢!

     (二黄摇板)  哀家丹墀站定身,

             看你将我怎样行!

曹操   (白)     校尉等!

     (二黄摇板)  绑下丹墀忙典刑,

司马懿  (二黄摇板)  丞相息怒暂稍停!

     (白)     启丞相:她也一朝国母,饶她全尸了吧!

曹操   (白)     好。

             校尉等!乱棍打死!

(校尉绑伏后,打死伏后。)

华歆   (白)     伏后气绝了!

曹操   (白)     闪开!

(曹操起,摸伏后。)

曹操   (白)     拖入荒郊!

司马懿  (白)     且慢!丞相看在献帝分上,赏她棺木一具!

曹操   (白)     依你主见,拖下去!

(校尉拖伏后同下。)

曹操   (白)     哎!伏后吓伏后!

     (念)     害人自害己,人容天不容!

华歆   (白)     丞相打死伏后,难道就罢了不成么?

曹操   (白)     午门剑劈穆顺,丹墀棒死伏后,抄杀伏相满门家眷数十余口,也就够了!

华歆   (白)     伏后还有两个儿子,现在宫中,日后长大成人,定报弑母之仇,丞相须要再思吓,再想!

曹操   (白)     有何高见?

华歆   (白)     斩草除根!

曹操   (白)     好,打道进宫!

(众人同下。)

【第十场】

汉献帝  (内二黄导板) 父子们在宫院伤心落泪,

(二皇子、汉献帝同上。)

汉献帝  (二黄快三眼) 叫孤王思想起好不伤悲!

             曹孟德与伏后冤家作对,

             害得她魂灵儿不能相随。

             二皇儿年纪小孩童之辈,

             再不能在灵前奠酒三杯。

             恨奸贼把孤的牙根咬碎,

             上欺君下压臣作事全非。

             欺寡人在金殿不敢回对,

             欺寡人好一似羊入虎围;

             欺寡人好一似家人奴婢,

             欺寡人好一似猫鼠相随;

             欺寡人好一似犯人受罪,

             欺寡人好一似墙倒众推;

             欺寡人好一似鹰抓兔背,

             欺寡人好一似孤雁难追;

             欺寡人好一似孤魂怨鬼,

             欺寡人好一似木雕泥堆;

             欺寡人好一似棒打鸳对,

             欺寡人好一似猛虎失威;

             欺寡人好一似犯人发配,

             欺寡人好一似扬子江驾小舟,风狂浪荡,白浪滔天,船行在半江,吾是难以回归。

             欺寡人好一似残兵败队,

     (二黄摇板)  又听得宫门外喧哗如雷!

(四校尉、司马懿、华歆、曹操同冲上。)

曹操   (白)     打进宫闱!

             咳!昏皇吓昏皇!

汉献帝  (白)     哎呀,不不……不好了!

     (二黄导板)  一见贼臣进宫廷,

     (二黄摇板)  唬得孤皇胆战惊。

             没奈何只得忙跪定,

             尊称国丈听分明。

     (白)     老国丈,曹外公吓!孤,金殿之上,失于检点,一言冒犯,如今已是午门剑劈穆顺,丹樨杖毙伏后,伏相满门抄斩,谅必也就是了!如今带剑进宫,还要杀我两个皇儿。将他杀死,不打紧要,只恐绝了我刘门香烟!有道是:母罪与子何干!如今要求丞相开一线之恩,放条生路,赏他二人,海走天涯。遇枪枪扎死;遇刀刀下亡!讨饭求乞,饿死他乡!自古云:眼不见,心不疼!吓!曹丞相!

     (二黄摇板)  千错万错孤王错,

             一时不明罪难容。

             回头便把皇儿叫,

     (白)     儿呀!

     (二黄摇板)  向前哀告老外公。

     (白)     儿呀,向前哀告去吧!

二皇子  (同白)    待我两人向前。

             吓!曹丞相!曹外公!我二人虽非曹母养,宛如曹母生,哀求外公,放我二人一条生路去罢!就死九泉,也瞑目甘心的吓……

     (叫头)    曹丞相,曹外公!

     (同二黄摇板) 弟兄们跪宫庭珠泪滚滚,

             尊一声曹外公细听详情:

             我二人虽不是曹母养育,

             却宛如曹母亲生!

     (同白)    大丞相!曹外公吓!我的老外公吓!

曹操   (二黄摇板)  他二人只哭得天地震,

             铁石人儿也伤心!

     (白)     起来起来!不用哭了,站在一旁。咳!看这两个外孙,跪我膝前,哭得如此,铁石人也泪淋,叫我怎能下手?

             吓司马懿,你看还是杀的好,放的好?

司马懿  (白)     杀也在丞相,放也在丞相。自古云“饶人是福”!

曹操   (白)     好个“饶人是福”!

             吓,华将军!你看还是放的是,杀的是?

华歆   (白)     放也在丞相,杀也在丞相,有道是“放虎容易擒虎难”吓!

汉献帝  (白)     哎吓,不不……不好了!

     (二黄摇板)  贼子说话心太狠,

             他比曹操很十分!

     (白)     儿吓!

     (二黄摇板)  用好言和好话求他饶命,

             他若是不开恩,我父子三人把命拚!

二皇子  (同二黄摇板) 哀求外公放外孙,

             到来生衔环报你恩!

曹操   (二黄摇板)  他父子哭得如山倒,

             口口声声叫我饶。

     (白)     哎!

     (二黄摇板)  我这里青锋出了鞘,

(曹妃暗上,摇手,下。)

曹操   (二黄摇板)  我儿那厢把手摇。

             忙将宝剑入了鞘,

     (白)     儿吓!

     (二黄摇板)  看在内亲把儿饶!

     (白)     起来,看在内亲分上,不杀你们了!

汉献帝  (白)     呵呵,谢天谢地!

华歆   (白)     丞相,你饶了他们不成么?

曹操   (白)     看在内亲分上,故而饶恕与他!

华歆   (白)     嘿嘿嘿,丞相忘怀了春秋晋国屠岸贾搜孤救孤之故事耳?

曹操   (白)     唔唔唔,依你主见?

华散   (白)     赏他个全尸。

曹操   (白)     只是未曾带得药酒。

华歆   (白)     药酒早已预备。

曹操   (白)     但凭于你!

华歆   (白)     来,与我绑好了!

(四校尉同绑二皇子,华歆毒死二皇子。)

华歆   (白)     启丞相:气绝了!

曹操   (白)     闪开!

(曹操摸二皇子。)

曹操   (白)     搭下去。

             司马懿听令:带领二十万雄兵,大下江南!

司马懿  (白)     得令!

(司马懿下。)

曹操   (白)     华歆听令:传我号令,众将披挂,教场听点!

华歆   (白)     得令!

(华歆下。曹妃捧茶上。)

曹妃   (白)     万岁请茶!

汉献帝  (白)     孤家不用。

曹妃   (白)     爹爹用茶!

曹操   (白)     取来我饮。

             吓,万岁,伏后已死,但有正宫不可一日无主。

汉献帝  (白)     难道你女以为正宫?

曹操   (白)     吾儿谢恩!

汉献帝  (白)     呀呸,孤王未曾传旨!

曹操   (白)     “君无戏言”!咳!我为你这江山,忠心保国,南征北讨,东荡西除,血染红袍,老夫若有二意,定犯破脑风而死!

(二皇子魂同上,同打曹操头,同下。)

曹妃   (白)     请驾回宫!

汉献帝  (白)     梓童……

(汉献帝哭。)

曹妃   (白)     妾妃在。

汉献帝  (白)     呀呀呸!

曹操   (白)     请驾回宫!

(汉献帝、曹操、曹妃自两边分下。)
(完)


浏览次数:22890 ┊ 字数:11321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