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丑表功》

主要角色
保儿:丑
万人迷:花旦
顶先生:老生

情节
某窑子老鸨,名万人迷。因所雇鳖腿名保儿者,做事懒惰,特地唤出吩咐。不料保儿不服,反自谓有十大汗马功劳。因此争论打架。幸得作荐保儿之教书先生到来解劝,既而万人迷与保儿算清前帐,找给大钱二百文,将保儿辞歇。

注释
此剧毫无情节,全是插科胡闹,俗语所谓打绷戏也。度其用意,大约隐寓老鸨乌龟,拆姘头之笑话丑态耳。此剧李百岁最称拿手,前颇轰动一时。

根据《戏考》第三册整理

录入:行健轩主人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0.0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万人迷上。)

万人迷  (白)     哽唬。

     (念)     生在烟花下,什么也不怕。自要有银钱,铺床拓被就嫁他。

     (白)     我,万人迷。在此地开了一个窑子。有一位顶先生,我看此地没有捞毛的,举荐了一个保儿来。干来的工夫,不提多好呢:早起起来,扫地抹桌子,刷烟袋,连我的骑马布,都洗到呢。到了这会,干吃几天饱饭。叫他干什么,他也不干呢;叫他做什么,他也不做呢;脾气也大了。把他叫出来,问问他。他要好好干,还则罢;他要不好好地干,把他赶出去拉倒了。保儿哪里,保儿哪里?与我滚出来罢!

保儿   (内白)    来也!

(保儿上,起霸。)

保儿   (念)     天子重英豪,文章不要了。万般皆下品,惟有我捞毛的高。

     (白)     俺,万人迷院下,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捞毛的保儿是也。忽声老包子叫唤,不晓哪路军情。不免进帐,问个明白。报!保儿告进。老包子在上,保儿见礼。不知呼唤,哪里军情?

万人迷  (白)     呔!保儿听令!命你去调十万军兵前来!

保儿   (白)     咋咋!

     (笑)     哈哈哈!哇呀了!

(保儿抢令。)

保儿   (白)     拿过来罢。没有事要令顽,你要造反呢!

万人迷  (白)     我倒不造反,你在那里干什么?

保儿   (白)     我不干什么,我开心了。正在后面斗牌顽耍,你叫我老人家,有什么屁放?

万人迷  (白)     什么?

保儿   (白)     哦,有什么话讲?

万人迷  (白)     我说保儿吓……

保儿   (白)     我说尖儿吓!

万人迷  (白)     你怎么叫我“尖儿”吓?

保儿   (白)     你怎么叫我“保儿”吓?

万人迷  (白)     你的小名不叫“保儿”吓?

保儿   (白)     你的小名不叫“尖儿”么?

万人迷  (白)     尖儿他妈的顺儿呢!

保儿   (白)     不管尖儿也罢,顺儿也罢,你叫我出来什么事罢?

万人迷  (白)     我说保儿吓,你初来的时候,不提多好呢。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做到了。如今吃了几天饱饭,该干什么不干了,该做什么不做了。不知什么原故?

保儿   (白)     哦?你说我干来的工夫,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做到呢。我告诉你,干来的时候,肚子也没吃饱,身上也没穿暖。故此里里外外,上上下下,连你的骑马布也洗到呢。如今肚子吃饱了,身上穿暖了,手中也有了钱了。简直地说,我要胃料呢。要不干了!

万人迷  (白)     哦?你要胃料?中指摸吐沫——你懂不懂?

保儿   (白)     此话怎讲?

万人迷  (白)     我要掯你出去!要辞你呢!

保儿   (叫头)    老包子吓,万人迷!

     (白)     动不动你就要辞人,动不动你就要掯人。把俺的十大汗马功劳,一旦抛却!

万人迷  (白)     你们这个捞毛的,有什么功劳?

保儿   (白)     吓,捞毛的也有功劳。

万人迷  (白)     什么功劳说与我听听?

保儿   (白)     你且听了!那一日你……

万人迷  (白)     我日你!

保儿   (白)     哦哦哦,那一日里,你在门前站立,那边来了一个二狠子。你二人言语不和,怒恼了保儿,心怀不愤,俺上前一把……

(大锣。)

保儿   (白)     将他摔在尘埃。

保儿   (梆子)    那一日你在那门前站定,

             从东边来了个二狠之人。

             你二人在那里出言不逊,

             怒恼了俺保儿心中不平。

             上前去……

(行弦,大锣,锁板。)

保儿   (梆子)    上前去我将他暴打一顿,

             只打得二狠子无处投奔。

万人迷  (白)     好吓。来一个让你打跑呢,来两个让你打跑呢,都这么打跑呢,吃的爹的!

保儿   (白)     什么?

万人迷  (白)     鸡脖子都没有呢!

保儿   (白)     没用吓,这总是我的功劳吓?

万人迷  (白)     说死呢我也不用你!

保儿   (白)     罢了,你用了罢!

万人迷  (白)     不用你么!快走!

保儿   (白)     啊?你真的不用么?

万人迷  (白)     谁跟你假的?

保儿   (白)     我告诉你:此处不留爷,还有留爷处。到处不留爷,才把爷别住!你不用,大爷的脾气来呢。我还不干了!

万人迷  (白)     不干快走!

保儿   (白)     快走快走?没有这容易!我们还要算算帐呢!

万人迷  (白)     就凭你这样子,有什么帐算?

保儿   (白)     什么帐算?你算算我增几百两银子一月?把帐算清了,我就走。

万人迷  (白)     就凭你这样子,还要增几百两银子?

保儿   (白)     吓,挣多少呢?

万人迷  (白)     你挣二十六个钱一月。

保儿   (白)     吓,我就挣二十六个钱一个月?

万人迷  (白)     哽,自值二十六个钱。

保儿   (白)     好!就是二十六个钱。你跟我算算有几百年的钱?

万人迷  (白)     好吓,你到是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

保儿   (白)     你的钱少,经不住我的年数多,就是二十六个钱一个月,算算拿来。

万人迷  (白)     就凭你这个样子不能算。等顶先生来了在算。

保儿   (白)     二十六个钱一个月,还要等顶先生来呢?你给不给罢?

万人迷  (白)     不给。

保儿   (白)     不给我打你!

万人迷  (白)     你敢打老板么?

保儿   (白)     哽,要打你!

万人迷  (白)     你敢打!

保儿   (白)     说打就打!

万人迷  (白)     你打你打!

(万人迷、保儿打。)
(顶先生上。)

顶先生  (白)     什么事,什么事?不要打,不要打!看我了,看我看我!

万人迷、

保儿   (同白)    哎,顶先生来呢!

顶先生  (白)     来呢。

(万人迷、保儿拉顶先生。)
万人迷、

保儿   (同白)    我先说,我先说!

顶先生  (白)     哎,我来呢。你们拉拉扯扯,把我拉散了怎么办!

保儿   (白)     拉散了再造一个。

顶先生  (白)     什么话!你等一等,让她先说。

保儿   (白)     我要先说,怎么让她先说?

顶先生  (白)     她长得好看,故此让她先说。

保儿   (白)     好吓,说话要论好看不好看!就让她先说。

顶先生  (白)     吓,嫂子。你们什么事打起来?

万人迷  (白)     这个先生,你不晓得,待我告诉你:当初这个保儿,是你荐来的。初来的工夫,不提多好呢。扫地抹桌子,嚷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连我的骑马布都洗到呢。此刻吃饱呢,穿暖和了,叫他干什么,不肯做呢。发脾气呢,要打老板了。你不要拦住,让我打这个杂种。

顶先生  (白)     哦哦哦,是他不好。好,不要生气,我去问他。

             哽,保儿吓。

保儿   (白)     我的气来呢。忘八蛋劝我,都都不行的!

顶先生  (白)     什么话!

保儿   (白)     哦,先生,先生,她怎么说了?

顶先生  (白)     我说保儿吓。我当初荐你来,是为好吓。初来的工夫,倒不错。此刻你怎么吃饱了,穿暖了,倒要发脾气呢?

保儿   (白)     先生,我初来的工夫,看这老板倒不错。到了此刻,她也不像老板,我也不像个伙计,再干也无趣。你来呢,烦你把帐替我算算。我也不干呢。

顶先生  (白)     吓,你不干呢!我去替你算帐去。

保儿   (白)     算帐去。

顶先生  (白)     我说嫂子,你们吵吵闹闹,也不是个事情。把帐算与他,让他去罢。

万人迷  (白)     好,让我来算。一六如六,二六十二,三六一十八。还有二百三十六个钱。

顶先生  (白)     哦,还有二百三十六个钱。

             我说保儿吓,你帐上还有二百三十六个钱。

保儿   (白)     吓,我帐上还有二百三十六个钱?就是二百三十六个钱!拿来!

顶先生  (白)     嫂子,你与他罢。

万人迷  (白)     给他?还有的头!

顶先生、

保儿   (同白)    什么的头?

万人迷  (白)     那一天你借去三十钱剃头。

保儿   (白)     你当面撒谎!我是个辣痢头,一根头发也没有,怎么好剃头?

万人迷  (白)     不问你那一桩,总是拿个三十个钱,还有二百零六个钱。

保儿   (白)     好!就是二百零六个钱!拿来!

万人迷  (白)     你那一天借五个钱买香烟,泡一个钱水,还有二百个钱。

保儿   (白)     好!你这里香烟泡水都不管!还有我的钱了?

顶先生  (白)     就是二百钱,你走罢。

保儿   (白)     罢了,先生呀!

(三锣。)

保儿   (梆子)    顶先生在院中把话听了,

             听保儿把此话细说根苗:

             想当初多蒙你把我荐好,

             两吊钱一个月不差分毫。

             到如今万人迷心肠狠了,

             到如今二十六还有刨毫。

             怒恼我,

(行弦,保儿走圆场)

保儿   (梆子)    怒恼了俺保儿心中不妙,

             到后来出院去永不捞毛。

顶先生  (白)     好了罢。我替你把钱拿过来。

             嫂子,就是二百钱。与他,让他去罢。

万人迷  (白)     哦,是了。我去拿去。

             先生,这是二百钱,让他快走!

顶先生  (白)     哦,晓得了,晓得了。保儿,这是二百钱与你。我这里不能远送了。

保儿   (白)     哦,哦。

     (西皮慢板)  听说一声要饯行,

             好似狼牙箭穿心。

             舍不得院中花花美景,

             舍不得院内老少子民。

             含悲忍泪换衣衾,

             保儿即刻就要登程。

顶先生  (白)     好呢,不要闹了。快走罢。

保儿   (白)     先生,我要走了。有桩东西交与你。

顶先生  (白)     什么东西?

保儿   (白)     一把笊篱。我走后这里没有人,你早早晚晚,来捞捞毛。

顶先生  (白)     哪有我这先生捞毛的呢?

保儿   (白)     没用呀?上代传下代。

顶先生  (白)     不要胡说。你出去做什么?

保儿   (白)     有了钱,做小生意去了。

顶先生  (白)     什么生意?

保儿   (白)     桂花赤豆汤。好不好?

(保儿下。)

顶先生  (白)     嫂子,我要走呢。

万人迷  (白)     先生,保儿走了,我这里没有人。早早晚晚,你来帮帮忙,捞捞毛。

顶先生  (白)     我白天教书,没有工夫。

万人迷  (白)     你白天教书,晚上来捞毛。

顶先生  (白)     好好好,晚上来。明日见,明日见。

(顶先生出门,下。万人迷下。)
(完)


浏览次数:15548 ┊ 字数:3870 ┊ 最后更新:2002年09月前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