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富春楼》(一名:《缝搭膊》)

主要角色
周翠屏:旦
陈魁:小生

《富春楼》小兰英饰周翠屏、露兰春饰陈魁
《富春楼》小兰英饰周翠屏、露兰春饰陈魁
情节
郓城妓女陈三两,本宦家女,真名周翠屏。自小父母双亡,为人鬻入烟花,颇驰美名。客有名陈魁者,年少诚笃,与陈三两有齿臂盟。陈三两本有心人,非甘堕落者,平日故多积攒。一日,陈魁为人所辱,诉之陈三两,陈三两乘机劝其勿恋烟花,早出经商自立。陈魁患无钱,陈三两遂出所积金,贷以三百两,相约获利后,重来为女脱籍,并与缝一搭膊,俾得束诸腰间而去。

注释
此剧情致缠绵,须做得柔情绰约,不即不离,而无淫荡之态,方合陈三两身价。

根据《戏考》第三册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7.2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小锣。周翠屏上。)

周翠屏  (引子)    清晨起来倚梳妆,蝴蝶儿乱扑纱窗。

     (念)     红颜薄命女娇娘,不幸父母丧无常。命苦身落烟花巷,何日跳出是非墙?

     (白)     奴家,周翠屏。爹爹在世,官居五马太守。不幸父母双亡,多蒙姑母,恩养成人。是她改变心肠,将奴卖在烟巷花柳之中。多蒙世家公子抬爱,赠名陈三两。是我结拜一个兄弟,名叫陈魁,年长一十六岁,倒是个志气君子。昨日妈儿娘寿诞之日,命他前去拜寿。这般时候,不见到来。正是:

     (念)     满怀心腹事,尽在不言中。

陈魁   (内白)    走吓!

(陈魁上。)

陈魁   (念)     可恼老淫妇,叫人气断肠。

     (白)     姐姐开门来。

周翠屏  (白)     外面什么人叫门?

陈魁   (白)     为弟到了。

周翠屏  (白)     兄弟到了,待姐姐与你开门。

(周翠屏开门。)

周翠屏  (白)     兄弟请进。

陈魁   (白)     姐姐请。

周翠屏  (白)     请坐。

陈魁   (白)     有座。可恼吓,可恼吓!

周翠屏  (白)     兄弟这般嗔怒,与哪个淘气?

陈魁   (白)     与你妈儿娘淘气。

周翠屏  (白)     与她淘的何气?

陈魁   (白)     昨日妈儿娘寿诞之日,为弟前去拜寿。满满斟上一杯酒,跪在她的面前,叫她允承我一件大事。

周翠屏  (白)     什么大事?

陈魁   (白)     不叫姐姐迎宾接客。

周翠屏  (白)     她可曾允承?

陈魁   (白)     她竟然不允。

周翠屏  (白)     她不允就罢。

陈魁   (白)     她罢我不罢。

周翠屏  (白)     你不罢,心想怎样?

陈魁   (白)     我心想告她。

周翠屏  (白)     你告她下何句语?

陈魁   (白)     我告她买良为娼,私买人口。大老爷闻听此言,将她一顿板子打死,方消为弟心头之恨。

周翠屏  (白)     兄弟这两句话,还是你心中就有,还是旁人教道于你?

陈魁   (白)     姐姐说哪里话来,为弟长成一十六岁,这两句话,不会讲它,怎样为人?

周翠屏  (白)     姐姐告便。

陈魁   (白)     请便。

(周翠屏背供。)

周翠屏  (白)     观看陈魁,虽则年幼,说两句话,倒是个志气男子。我不免借他几百两银子,叫他大小做个买卖,日后若有发达,好将奴家救出娼门。就是这个主意。

(周翠屏坐。)

周翠屏  (白)     兄弟你与她呈讼到官,岂不被旁人耻笑?

陈魁   (白)     依姐姐之见?

周翠屏  (白)     大小做个买卖才好。

陈魁   (白)     请问姐姐:为弟要做什么买卖才好?

周翠屏  (白)     兄弟愿意做脸朝里的买卖,还是脸朝外的买卖?

陈魁   (白)     脸朝里的怎讲,脸朝外的买卖怎说?

周翠屏  (白)     脸朝里的买卖:身背货箱,东家门进,西家门出。

陈魁   (白)     脸朝外的买卖呢?

周翠屏  (白)     脸朝外的买卖:在这郓城县下,开一座绒线铺面,这就是脸朝外的买卖。

陈魁   (白)     脸朝外的买卖好做,也得三头五百两银子,为弟哪有许多银子?

周翠屏  (白)     你就该在大户人家去借。

陈魁   (白)     姐姐你又来了。为弟来在这郓城县,靠亲无亲,靠故无故,哪里去寻,哪里去借?

周翠屏  (白)     也罢。你若肯满满斟上一杯酒,跪在我的面前,叫我三声“亲亲姐姐”,我就借与你五百两银子。

陈魁   (白)     姐姐真心?

周翠屏  (白)     真心。

陈魁   (白)     实意?

周翠屏  (白)     实意。

陈魁   (白)     好吓!

     (西皮紧板)  满满斟上一杯酒,

             双膝跪在地留平。

     (白)     亲亲姐姐,请来用酒,请来用酒。

周翠屏  (白)     兄弟,你这算何意?

陈魁   (白)     弟贺的是五百两银子。

周翠屏  (白)     咳,怎么你就贺的那五百两银子么?我说兄弟吓,兄弟,想姐姐那五百两银子,非从容易而来的吓!

     (西皮慢板)  一句话儿错出唇,

             见兄弟跪在地埃尘。

             用手儿搀起结拜弟,

     (西皮摇板)  姐姐言来听原因:

             五百银子是小事,

             哪知姐姐费尽心。

             前门接了有钱客,

             后门送出无钱人。

             命苦身落烟花巷,

             难得积攒这五百银。

             但愿得买卖多茂盛,

             姐姐才的放下心。

陈魁   (西皮原板)  姐姐不要两泪淋,

             为弟也非无义人。

             但愿买卖多茂盛,

             我情愿将姐姐救出娼门。

周翠屏  (白)     吓!

     (西皮原板)  救不救,全在你,

             此话在心莫出唇。

陈魁   (西皮原板)  自古路遥知马壮,

             日久才见人的心。

周翠屏  (西皮原板)  好一个路遥知马壮,

             日久才见人的心。

             来来来随姐姐开箱柜,

(周翠屏开箱。)

周翠屏  (西皮原板)  亲手儿递你五百银。

陈魁   (西皮原板)  一见银两放桌案,

             再叫姐姐你听原因。

     (白)     姐姐,想为弟带了许多银两,若被你妈儿娘看见,她说为弟盗你的家财不成?

周翠屏  (白)     也罢,待姐姐去到楼上,缝上一条搭膊,将银两带出院去,瞒过妈儿娘,岂不是好?

陈魁   (白)     但凭姐姐。

周翠屏  (白)     随姐姐上楼。

(周翠屏、陈魁同上楼。小梆子。周翠屏捻线。)

陈魁   (西皮摇板)  上楼来我这里打开针织,

             观兄弟容貌儿可算第一。

             缝搭膊表一表姐姐的情意,

             他哪知陈三两一片心机。

             观兄弟春心动放下作计,

(行弦。)

周翠屏  (花梆子原板) 叫兄弟你醒来细听仔细。

     (白)     且住,兄弟苏醒,兄弟醒来。睡死你了!

陈魁   (白)     姐姐搭膊可曾缝完?

周翠屏  (白)     还有几针,未曾缝完。你我伙缝了罢。

(行上弦。周翠屏咬线。)

周翠屏  (西皮二六板) 我将搭膊缝完毕,

             再叫兄弟听仔细:

             来来来你把肩儿背,

     (断板腔)   大谅来妈儿不晓得。

陈魁   (西皮二六板) 姐姐打开皇历看一看,

             看看黄道好吉日。

周翠屏  (西皮二六板) 初四、十五、廿七,

             俱都是开市好吉日。

陈魁   (西皮二六板) 辞别姐姐下楼去,

(下锣。)

陈魁   (西皮二六板) 回家去禀告爹娘知。

(陈魁下。)

周翠屏  (西皮原板)  一见兄弟下楼门,

             背转身来自想情。

             但愿买卖多茂盛,

             他将我陈三两救出火坑。

(周翠屏下。)
(完)


浏览次数:23906 ┊ 字数:2558 ┊ 最后更新:2003年05月1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