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战蒲关》(一名:《吃人肉》;一名:《杀妾犒军》)

主要角色
刘忠:老生
王霸:老生
徐艳贞:旦

《战蒲关》李宝魁饰刘忠
《战蒲关》李宝魁饰刘忠
情节
汉王霸守蒲关,连战不利,为贼将胡英所困,粮尽援绝,城内人民相食。王霸恐军中变乱,拟杀其爱妾徐艳贞,以人肉犒劳军民。乃自带剑掩入后院。不意徐艳贞正在园中焚香祷祝,愿大兵早到,退贼救主,以全城中百姓。王霸闻之,不忍下手而出。未几,忽报部下兵丁,因乏食将哗变。王霸筹思无计,焦急万分。不得已乃解佩剑付仆刘忠,令向二主母借饷。刘忠携剑入。徐艳贞见之,惊诘其故。刘忠已涕不可抑,惟云老爷要向二主母借粮。徐艳贞猛然省悟,遂夺剑自刎。刘忠亦随之死。王霸乃将二尸烹煮犒军,于是军心愈益感奋,忍饿死守,卒得援师解围。

注释
此戏去刘忠者为重头,须得极有做工之须生演之方佳。

根据《戏考》第三册整理

录入:品菊斋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91.6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王霸上。)

王霸   (二黄原板)  恨奸贼暗地里将长安来献,

             害得我君与民好不惨然。

             我小主虽来在蒲关避险,

             那贼兵围得个铁桶一般。

             我想这小地面粮草有限,

             眼见得人吃人甚是可惨。

             可怜我月余来何曾安眠,

             披着甲持着戈昼夜防嫌。

众百姓  (内同白)   苦吓!

王霸   (二黄原板)  这壁厢人叫苦悲声不断,

众百姓  (内同白)   饿坏了!

王霸   (二黄原板)  那壁厢饥饿得人人叫天。

     (白)     咳!

     (二黄原板)  似这等极苦情谁来怜见,

             难道说真做了饿死阳山?

(起二更鼓。刘忠上。)

刘忠   (二黄摇板)  呼庚唤癸天地惨,

             一子奉养实可怜。

     (白)     参见老爷。

王霸   (白)     夜牌可曾发付?

刘忠   (白)     已发过了。

王霸   (白)     城上何人把守?

刘忠   (白)     还是家丁把守。

王霸   (白)     这几日贼营并无动静,是何意也?

刘忠   (白)     那胡英贼子,知道城中无粮,即以牢固围困,乃是持降之意。

王霸   (白)     你看近日军民如何?

刘忠   (白)     咳,说也可怜。前月老爷命小人,拿了印帖,挨门借粮。贫富人家,搜刮尽了,不足半月支费。

王霸   (白)     既不足半月支费,这月余以来,如何是了?

刘忠   (白)     老爷不曾见么:

     (念)     战马耕牛已断影,不须再问犬猫形。纵有衣衾堪当换,可想柴米万难寻。

             可怜那树皮剥来也当顿,草根挖来也救生。六畜已完草木罄,更有一事不忍闻。

王霸   (白)     何事不忍闻?

刘忠   (白)     有等行孝人家,现有双亲在堂,无可供养,愿将亲生儿女,杀而烹之。不忍下手。他只得:

     (念)     暗地商量不张声,杀子代庖奉双亲。

王霸   (白)     咳。

刘忠   (白)     杀便杀了,无柴烹煮,你道如何?

     (念)     门窗户榻俱烧尽,拾骨拿来当柴薪。老爷若还不相信,只须侧耳仔细听。

             男男女女哭皇天,

     (白)     哎呀,老爷吓!

     (念)     不久人心定变更。

王霸   (白)     知道了。你可代我安慰他们。快去走走。

(刘忠允,下。)

王霸   (白)     哎呀,且住!不想城中如此光景,可不痛杀我也!

     (二黄摇板)  我意报恩心祈愿,

             百姓何故遭颠连。

             倘若一朝心变乱,

             忠义两字枉徒然。

     (白)     且住。眼见城中如此惨然,邳丹万修,领兵不回。倘若军民一时变乱,如之奈何?我想保全城池之计,须得买服人心方妥。吓,只是将何物买服呢?吒吒吒,哦呵,有了。我不免去到西院,将我那爱妾徐艳贞,杀而烹之,犒劳军民。倘得众心感动,也未可知。有理吓有理,待我前去!哎呀,且住。想那徐氏艳娘,乃是贤德女子,叫我如何下手?这这这,哎!我为国亡家,也说不得了。

     (二黄摇板)  我今起了杀人念,

             为国亡家理当然。

             悄悄来到西厢院,

     (白)     哎?

     (二黄摇板)  为何不见女婵娟?

     (白)     看房中点有灯火,为何艳娘不见?哦,是了!她平日最能周易,莫非早已算就,今晚有此大难,先自藏躲了不成?徐艳贞吓,徐艳贞吓,虽然藏躲,只不过在此花园,难道你上天入地不成?我不免悄悄地寻到花园便了。

     (二黄摇板)  任你能得鬼谷算,

             也要捐躯将义全。

(王霸下。)

【第二场】

(起三更鼓。徐艳贞上。)

徐艳贞  (二黄慢板)  看皎皎一轮月正当天,

             徐艳贞沐净手捧定香盘。

             奴心中只有这三件大愿,

             因此上到花园祝告苍天。

(徐艳贞放盘,跪。)

徐艳贞  (白)     这头一枝香,

(王霸暗上。)

徐艳贞  (白)     愿大兵早到,救出幼主黎民,逃脱危险。第二枝香,愿丈夫前程远大,福寿绵绵。第三枝香,愿陈氏大娘,早生贵子,永接王氏香烟。

(王霸下。)

徐艳贞  (白)     神圣吓!

     (二黄原板)  俯念奴志诚心无敢渎赞,

             可怜这军与民共受倒悬。

             但愿得大队兵早来相救,

             愿幼主与皇娘夫妇同欢。

             叩罢了神与圣起身回转,

(起四更鼓。)

徐艳贞  (二黄摇板)  又听得谯楼上四更鼓传。

(徐艳贞下。)

【第三场】

(王霸上。)

王霸   (二黄摇板)  听她声声存心愿,

             口口只求人人安。

             我出世来是铁汉,

             到此不觉手足瘫。

     (白)     也罢!

     (二黄摇板)  兴废只好凭天断,

             怎忍无辜杀婵娟?

             闷恹恹独坐二堂上,

(刘忠上。)

刘忠   (二黄摇板)  军民白日要变迁!

     (白)     老爷。

王霸   (白)     军民都还安否?

刘忠   (白)     哎呀,老爷!小人正要前去安慰他们,只见三个成群,五个一党,俱都是搥胸跌足,悲声弥天。都说是饿不起了。如果三二日,救兵不到,大家都要开城逃生去了!

王霸   (白)     哦!他们都如此说么?

刘忠   (白)     正是。

王霸   (白)     这也难怪他们。

             哎呀,且住!如果城池一陷,我王霸死而何惜。倘若两位小主有失,我死也无名,倒落得个无志败类之辈。仔细想之,除了这条路上,绝难解危。只是叫我怎能下手?

刘忠   (白)     如何是好?

王霸   (白)     吓,有了!

             吓,刘忠。

刘忠   (白)     老爷。

王霸   (白)     我且问你,老爷平日待你如何?

刘忠   (白)     老爷待小人,情同骨肉。

王霸   (白)     如今有件为难之事,要你替我去办,可愿否?

刘忠   (白)     老爷待小人如此深恩,莫说为难之事替办,若要小人心肝,也决不敢辞。

王霸   (白)     你愿去?

刘忠   (白)     愿去。

王霸   (白)     好。这有宝剑一口,你可悄悄去至后院,将你二夫人杀来见我。

刘忠   (白)     吓,老爷,莫非是饿糊涂了?

王霸   (白)     老爷饿虽饿,心中却还明白。

刘忠   (白)     心中既已明白,怎么杀起二夫人来了?

王霸   (白)     噤声!

(王霸望门。)

王霸   (白)     哎呀,刘忠吓!

     (二黄摇板)  我为军民心将变,

             无有良策把众安。

             为此想了这割恩念,

             供尸飨士好救眼前。

刘忠   (白)     原来老爷想把二夫人杀了,以为犒赏军卒,好叫他们守护城池,可是么?

王霸   (白)     然也。

刘忠   (白)     哎呀,老爷吓!你的忠心义胆,可与日月争光。只是二主母,是一位贤德的夫人。不要说是叫小人前去杀她,就听了这番言语,不觉心似箭穿。老爷若要犒赏军士,容易。何不将小人杀而烹之,代飨军士,你道如何?

王霸   (白)     哦吓,你虽为主忠心,无奈名分差别次耳。

刘忠   (白)     哦哦哦,我的名分又差别了。

王霸   (白)     不必多言。你去杀了二夫人,便算是为主之心。快去。

(刘忠叩头。)

刘忠   (白)     这这这,小人断不敢去。

王霸   (白)     你真个不去?

刘忠   (白)     小人情愿立死,万万不去。

王霸   (白)     王霸吓王霸吓,你自己要报国恩,何必去杀妻妾。不如我一死,以飨军士。

刘忠   (白)     哎呀,老爷吓,不必如此,小人愿去了。

王霸   (白)     好吓。

     (念)     含悲忍泪嘱家人,立斩贞娘报我闻。若说三个不忍去,老爷立死在前厅。

(王霸、刘忠同下。)

【第四场】

(徐艳贞上。)

徐艳贞  (二黄摇板)  满腹中多忧思难以就枕,

             看月影照纱窗渐渐西沉。

             耳边厢又听得啼哭声震,

             想必是贼攻城男女惊魂。

(刘忠上。)

刘忠   (二黄摇板)  在前厅奉了老爷命,

             西院去杀二夫人。

             硬着心肠将香房进,

(刘忠刺徐艳贞。)

徐艳贞  (白)     唗!

刘忠   (白)     哎呀,主母吓!

徐艳贞  (二黄摇板)  大、大、大、大胆奴才胡乱行!

     (白)     吓,胆大的刘忠,此际什么时候,慌慌张张,闯进卧室,你是意欲何为吓?

刘忠   (白)     这个……

徐艳贞  (白)     嗯……

刘忠   (白)     是老爷叫小人来的。

徐艳贞  (白)     哦,是老爷叫你来的。

刘忠   (白)     正是。

徐艳贞  (白)     叫你前来则甚?

刘忠   (白)     叫小人来向、向、向……

徐艳贞  (白)     向什么?

刘忠   (白)     向夫人借……

徐艳贞  (白)     借什么?

刘忠   (白)     这……

徐艳贞  (白)     吓……

刘忠   (白)     借粮。

徐艳贞  (白)     这是你老爷对你讲的么?

刘忠   (白)     正是老爷对小人讲的。

徐艳贞  (白)     吓,刘忠,你家老爷敢是饿糊涂了。

刘忠   (白)     老爷饿虽饿,心中倒还明白。

徐艳贞  (白)     既然明白,我这里有粮无粮,难道老爷还不知道,怎么与我借粮来呢?

刘忠   (白)     老爷是要夫人……

徐艳贞  (白)     到底是要什么?

刘忠   (白)     要借粮。

徐艳贞  (白)     吓。

     (二黄摇板)  闻言叫奴心不定,

             他持剑到此岂无因?

             有粮无粮他知晓,

             假装疯魔难妇人。

             左思右想无可奈,

             我只得默默无言不作声。

刘忠   (白)     夫人吓!老爷在前厅,立等回话。若再迟悮,老爷就要撞死了。

徐艳贞  (白)     刘忠,你那宝剑,它、它、它、它是哪里来的吓?

刘忠   (白)     是老爷付与小人的。

徐艳贞  (白)     哦,是老爷付与你的。

刘忠   (白)     正是。

徐艳贞  (白)     付剑之时,对你讲些什么?

刘忠   (白)     老爷付剑之时,言道去问二娘借粮。只将宝剑与她,说是不忍,不忍,二娘就明白了。

徐艳贞  (白)     这是你老爷讲的?

刘忠   (白)     是吓。

徐艳贞  (白)     我明白了。

刘忠   (白)     主母明白何来?

徐艳贞  (二黄摇板)  你老爷不忍不忍三不忍,

             不忍割断夫妻情。

             他是暗含借粮来作引,

             明明要我骨肉去飨军。

     (白)     刘忠可是么?

刘忠   (白)     夫人明鉴明鉴。

徐艳贞  (白)     也罢!

     (二黄摇板)  我死不愿为节妇,

             甘心助他做忠臣。

刘忠   (白)     主母贤德无双。

徐艳贞  (二黄摇板)  刘忠带路前堂进,

刘忠   (白)     主母到前堂何事?

徐艳贞  (二黄摇板)  前堂拜谢老爷恩。

刘忠   (白)     主母若去拜别,岂不急坏老爷?反为不美,不要去罢。

徐艳贞  (白)     老爷吓!我那夫吓,吓,吓,吓。

     (二黄摇板)  叫刘忠让我到上房去,

刘忠   (白)     主母到上房何事?

徐艳贞  (二黄摇板)  上房拜别大夫人。

刘忠   (白)     上房有二位小主在彼,恐其惊慌不便。

徐艳贞  (二黄摇板)  哦吓吓,大夫人吓。

             此时间好叫我有路难奔,

(王霸上。)

王霸   (白)     刘忠!

刘忠、

徐艳贞  (同白)    哎呀,老爷吓!

王霸   (白)     贞娘你不必为难,先自解谐,以明我不忍杀你之心。

刘忠   (白)     哎呀,老爷吓!

(徐艳贞自刎,下。刘忠自刎,下。)

王霸   (白)     哎呀,妻吓!

     (二黄摇板)  一见刘忠丧了命,

             爱妾贞娘丧残生。

             你二人阴魂归仙界,

             奏明幼主封亡魂。

(旗牌上。)

旗牌   (白)     何人将二主母与刘忠杀死?

王霸   (白)     吓,不必声张。将他二人尸首拖在厨下。附耳上来……搭下去。

(旗牌允。)

王霸   (白)     来。拿我名帖,去请五营四哨,过营一叙。

(旗牌允,下。)

王霸   (白)     哎,刘忠,贞娘,你二人阴魂休散,随我来吓。

(王霸下。)
(完)


浏览次数:18890 ┊ 字数:4517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