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白状元祭塔》

主要角色
白素贞:旦
许仕林:小生

《白状元祭塔》尚小云饰白素贞
《白状元祭塔》尚小云饰白素贞
情节
许仙之妻白氏,系白蛇妖化身。金山主持法海,与有嫌隙,用合钵镇压之,而建塔其上。后白氏所生之子许仕林,以第一人及第,衣锦还乡,就塔前祭之。白氏出见大哭,历诉往事。痛恨许仙薄幸,法海狠毒不已。许仕林虽为乌哺情深,莫能救也,叹惜愤恨而归。

注释
此剧事实荒诞,听者付之一笑可也。

根据《戏考》第二册整理

录入:碣石调 幽兰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07.7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青袍同上,许仕林上。)

许仕林  (引子)    一色杏花红十里,状元归去马如飞。

(许仕林坐。)

许仕林  (念)     中状元名扬天下,琼林宴帽插宫花。喜则喜三宫摘宴,稳坐在三元上下。

     (白)     下官许仕林,蒙圣恩得中头名状矣。想我母亲雷峰塔受苦,是我上殿启奏一本,今日奉旨回家祭祖。

             左右,吩咐外厢开道。

(四青袍、许仕林同下。)

【第二场】

(塔神上。)

塔神   (念)     力大无穷顶砚台,玉帝符旨把某差。

     (白)     我乃塔神是也,奉了玉帝符旨,在此看守雷峰塔。不免在此伺候。

(四青袍同上,同挖门,许仕林上,拈香。)

许仕林  (三叫头)   母亲!老娘!娘亲!

     (二黄导板)  见此塔不由人双泪落定,

     (二黄摇板)  怎不叫儿痛在心。

     (哭板)    哭一声老娘亲不能相见,

             儿的娘吓……

(许仕林躺下,四青袍同下。)

塔神   (白)     白氏仙姑,你儿前来祭奠于你,快些走动。

白素贞  (内二黄导板) 在塔中思娇儿珠泪滚滚,

(白素贞上。)

白素贞  (白)     苦哇……

     (二黄摇板)  又听得揭谛神呼唤一声。

             我这里向前去开言便问,

             问尊神呼唤我所为何情?

塔神   (白)     你儿许仕林,前来祭奠于你。

白素贞  (白)     可容我母子相见?

塔神   (白)     容你母子相见。

白素贞  (白)     有劳了!

(塔神下。)

白素贞  (二黄摇板)  听说是小孩儿前来祭奠,

             不由我一阵阵泪洒胸前。

             我这里向前来用目观看,

             又只见小娇儿倒在塔前。

     (白)     我儿醒来……

许仕林  (二黄导板)  耳边厢又听得有人唤声,

     (二黄摇板)  急忙上前开言问:

             今日下官来到此,

             你是何人叫仕林?

白素贞  (二黄摇板)  我的儿你不必将娘来问,

             我就是在塔中受苦的娘亲。

许仕林  (二黄摇板)  听说母亲到来临,

             怎不叫儿痛在心!

             走上前来忙跪定,

             一一从头说儿听。

白素贞  (白)     我儿免礼平身。

许仕林  (白)     谢母亲。

白素贞  (白)     那旁有块顽石,我儿坐下。

             儿吓!哪里来的一身荣耀?

(许仕林坐。)

许仕林  (白)     孩儿得中头名状元,故而这身荣耀。

白素贞  (白)     儿就该奏明圣上,搭救为娘,才是道理。

许仕林  (白)     孩儿上殿连奏数本,圣上不准也是枉然。

白素贞  (白)     这也是为娘命该如此。

许仕林  (白)     嗳,母亲,将当年受苦之事,说与孩儿知道。

白素贞  (白)     我儿坐在一旁,听为娘将受苦之事,说与我儿知道。

     (反二黄慢板) 未开言不由人珠泪双流,

             叫一声仕林儿细听从头:

             黑风仙他本是为娘道友,

             劝为娘勤修炼自有出头。

             峨眉山同修道千年已久,

             悔不该贪红尘始下山头。

             在西湖遇儿父初瞻山斗,

             借雨伞结丝罗我把他赘。

             都只为端午日同饮药酒,

             是为娘显法身惹下忧愁。

             在床前将儿父灵魂嚇走,

             为娘的盗灵芝用尽心谋。

             儿的父上金山烧香行走,

             又谁知那秃驴洩漏计谋。

             那法海他那里早已算就,

             现神通用法术欲把娘收。

             实指望遇儿父天长地久,

             实指望遇儿父到老白头。

             又谁知儿的父谗言听就,

             听信了那法海一片奸谋。

             为娘的我也曾水内职斗,

             为娘的悔不该水漫山头。

             到后来与儿父断桥又会,

             为娘的与儿父再转杭州。

             为娘的产我儿只得满月,

             狠心父将为娘就塔内押收!

             但愿得儿夫妻天长地久,天长地久,

             我的儿吓……

             但愿得儿夫妻到老百头。

             切莫学儿的父心如禽兽,

             切莫学儿的父无义无情!

塔神   (内白)    白氏仙姑回避了!

白素贞  (反二黄慢板) 母子们才相逢就要分手,

             揭谛神呼唤我哪得容留。

     (叫头)    我儿!

许仕林  (叫头)    母亲!

白素贞  (叫头)    仕林!

许仕林  (叫头)    亲娘!

白素贞  (叫头)    我的儿吓……

(白素贞下。)

许仕林  (叫头)    老娘亲吓!

(许仕林带马,下。)
(完)


浏览次数:17792 ┊ 字数:1733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4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