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打金枝》(一名:《绑子上殿》;一名:《男绑子》)

主要角色
唐王:老生
郭子仪:外
郭暧:小生
公主:旦
皇后:旦

《打金枝》言兴朋饰唐王
《打金枝》言兴朋饰唐王
情节
唐郭子仪既平安史之乱,功高望重。唐肃宗以女妻其子郭暧。会郭子仪夫妇八十双寿,家人相率拜贺,独公主不出拜寿,郭暧大恚,乘醉殴公主,公主痛哭回宫诉皇后。郭子仪闻之大惊,立缚其子。负荆上殿请罪。唐王笑曰:“不痴不聋,不作阿家翁。儿女琐屑事,何必问?”郭子仪乃安。父子再拜谢恩而退。


根据《戏考》第二册整理

录入:在人间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8.6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唐王   (内白)    摆驾。

(四太监同上,唐王上。)

唐王   (西皮慢板)  金乌东升玉兔坠,

             景阳钟三响把皇催。

             忆昔当年遭颠沛,

             国乱只为杨贵妃。

             安禄山在河东曾起反意,

             兵困长安夺社稷。

             杨玉环被困在马嵬驿,

             可惜她一命受凌逼。

             先皇逃在西蜀地,

             多亏了皇兄郭子仪。

             血战三载狼烟息,

             才把逆贼剑下劈。

             到如今乐享太平世,

             河清海宴凤来仪。

             内侍臣摆驾九龙椅,

             孤王有道福寿齐。

(皇后上。)

皇后   (西皮摇板)  内侍摆驾金殿里,

             见了万岁辩是非。

     (白)     妾妃见驾,吾皇万岁。

唐王   (白)     御妻平身。

皇后   (白)     万万岁。

唐王   (白)     赐坐。

皇后   (白)     谢坐。

唐王   (白)     御妻上殿,有何本奏?

皇后   (白)     郭暧怒打金枝,万岁做主!

唐王   (白)     孤王不信。

皇后   (白)     万岁宣皇儿上殿一看便知明白。

唐王   (白)     内侍,宣公主上殿。

公主   (内白)    领旨。

(二宫女、公主同上。)

公主   (白)     呵吓!

     (西皮摇板)  忽听见皇传旨意,

             急忙上殿奏端的。

唐王   (白)     呀!

     (西皮快板)  一见皇儿泪悲啼,

             打碎珠冠拆破衣。

             你与驸马因何起?

             一一从头奏皇知。

公主   (白)     容禀,

     (西皮导板)  尊父皇容儿本奏起,

唐王   (白)     皇儿平身,赐坐。

公主   (白)     谢座。

     (西皮慢板)  细听儿臣奏端的:

             当朝的驸马太无礼,

             酒醉回宫把儿欺。

             他言道父皇的江山从何起?

             尽多是他们父子功劳争来的。

             孩儿未曾回半句,

             他那里拳打足又踢。

             不是婆婆进宫里,

             孩儿险些命归西。

             有一句话儿不好启:

             脱去了旧衣换新衣。

             父王快快传旨意,

             不斩驸马儿不依。

皇后   (西皮慢板)  君比天来臣比地,

             天翻地覆世间稀。

             郭暧打了吾皇女,

             打皇儿犹如把万岁欺。

唐王   (西皮摇板)  御妻休要把本奏起,

公主   (哭)     啊吓!

唐王   (西皮摇板)  皇儿也莫泪悲啼。

             郭暧不是皇降罪,

公主   (白)     谢父王!

唐王   (白)     且慢,

     (西皮摇板)  联恐其中儿有非。

             你母女暂且回宫去,

皇后   (西皮摇板)  我这里带皇儿转回宫里。

     (白)     走吓!

公主   (哭)     啊吓!

(皇后、公主同下。)

唐王   (西皮摇板)  内侍与孤传旨意,

             快宣汾阳郭子仪。

太监   (白)     郭子仪上殿!

郭子仪  (内白)    领旨!

     (内西皮导板) 汾阳王绑蠢子珠泪撇地,

(郭暧上,郭子仪上。)

郭子仪  (白)     奴才!

     (西皮快板)  大骂奴才听端的:

             安禄山在河东曾起反意,

             将我主驾逼在琴西。

             那时为父不得地,

             多亏了太白先生把本提。

             他将为父荐朝里,

             挂帅才把逆贼劈。

             儿酒后打了皇王女,

             连累我白发苍苍受凌逼。

郭暧   (西皮快板)  爹爹休要怒不息,

             孩儿言来听端的:

             他既皇王玉叶体,

             不该与臣配夫妻;

             既与臣子来婚配,

             为论什么高来论什么低?

             儿今打了皇王女,

             论皇法不过是剥儿的皮!

郭子仪  (西皮快板)  小奴才说话大有理,

             问得老夫无话提。

             父子们同到金銮殿,

     (白)     跪下!

     (西皮快板)  儿要端端正正跪,

             且待为父把本提。

唐王   (西皮二六板) 九龙口内红光起,

             来了皇兄郭子仪。

             昨日皇兄寿诞日,

             孤未曾去拜寿,未曾赐给你的酒席。

             孤坐江山全仗你,

             从今后见孤免屈膝。

             内侍臣与孤忙搀起,

             君臣们对坐把话提。

郭暧   (白)     绑坏了!

唐王   (西皮二六板) 殿角下绑的何臣子?

             一一从头奏皇知。

郭子仪  (西皮摇板)  绑的郭暧不成器,

             酒后无端把君欺。

             请皇传旨将他斩,

唐王   (白)     且慢,

     (西皮摇板)  老皇兄做事太心急。

             况且驸马幼年纪,

             公主又是少年妻,

             自古道清官难断家务事,

             他夫妻们吵闹是常有的。

             孤皇传旨不降罪,

     (白)     松绑。

     (西皮摇板)  驸马到后宫换朝衣。

(郭暧下。)

郭子仪  (西皮摇板)  万岁不降郭暧罪,

             背地喜煞郭子仪。

     (白)     郭子仪见驾,吾皇万岁!

唐王   (白)     平身,赐坐。

郭子仪  (白)     谢坐。

唐王   (白)     皇兄,驸马与公主吵闹,皇兄怎么知晓?

郭子仪  (白)     老臣正在银安标本,忽听内侍来报,才得知晓。万岁宣小奴才上殿,一问便知明白。

唐王   (白)     内侍,宣驸马冠带上殿。

太监   (白)     驸马冠带上殿!

郭暧   (内白)    领旨!

(郭暧上。)

郭暧   (白)     适才如遇阴曹地,鬼门关前七魄归。

             臣郭暧见驾,吾皇万岁!

唐王   (白)     驸马平身。

郭暧   (白)     万万岁!

唐王   (白)     驸马为了何事,与公主吵闹?当殿奏来。

郭暧   (白)     容奏:臣逢尧舜之主,蒙恩将公主匹配。自盘古以来,只有妻拜夫,那有反礼而行?

郭子仪  (白)     唔,听奴才之言,把我君臣大礼,一旦抛废!

郭暧   (白)     这个……

唐王   (白)     皇兄,此乃是公主故作威福。从今以后,将红灯撇去,也不用三四诏,驸马有何本章当殿奏来。

郭暧   (白)     容奏:昨日臣父母八旬双寿,满朝文武,众家各嫂,一个个成双作对,拜寿堂前。公主不去拜寿,到也罢了。连问安二字,全然无有。大非儿媳之道。

郭子仪  (白)     哈!想公主乃金枝玉叶,岂向我臣门拜寿?

郭暧   (白)     想东宫太子,他是守缺之龙,怎么过府拜寿?

郭子仪  (白)     想小千岁,他乃奉了万岁的旨意。

郭暧   (白)     公主不去拜寿,也是奉了他父的旨意么?

郭子仪  (白)     这个……

唐王   (白)     皇兄,听驸马所奏,孤皇心下明白了:昨日你二老八旬双寿,满朝文武,众家各嫂,一个个成双作对,拜寿堂前。驸马有妻,不能孝敬父母。自觉孝道有亏,是与不是?

郭暧   (白)     诚如圣谕。

唐王   (白)     吓,皇兄,古人有言,道是“不痴不聋,不作家翁”。从今以后,他夫妻闺房之事,你要少管。听孤旨下:

     (西皮二六板) 驸马奏本孤的龙心爽,

             深知三纲并五常。

             臣心若得君欢畅,

             福寿齐眉永安康。

             老皇兄暂且回府上,

             孤与驸马有商量。

郭子仪  (西皮摇板)  辞别万岁下殿往,

             背转身来自揣详。

             皇恩浩荡真浩荡,

             天降明主掌大唐。

(郭子仪下。)

唐王   (西皮摇板)  驸马近前听旨降:

     (西皮流水板) 忠臣孝子永留芳。

             曾记得安贼来反上,

             你父子领兵去到边疆。

             孤皇赐你大红蟒,

             忠孝碑匾挂高堂。

             再赐一口上方剑,

             巡查内外与宫墙。

             倘若是公主近心强,

             你只管把本一本一本奏孤皇。

             驸马暂且回府往,

             公主赔罪到汾阳。

郭暧   (西皮摇板)  辞别万岁下殿往,

             公主赔罪到汾阳。

(郭暧下。)

唐王   (西皮摇板)  驸马犯罪难发放,

             难道说为皇儿斩杀忠良?

             死罪不降反而加赏,

             买动他父子们忠心好助孤皇。

(同下。)
(完)


浏览次数:21102 ┊ 字数:2895 ┊ 最后更新:2002年09月前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