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取成都》(一名:《石伏岩》)

主要角色
刘璋:老生
刘玉:小生
王累:老丑
刘备:老生
诸葛亮:老生

《取成都》郭仲衡饰刘璋
《取成都》郭仲衡饰刘璋
情节
汉末,刘璋为刘备所困,求援于汉中张鲁。张鲁遣马超救之,不料马超至葭萌关,竟降刘备而功刘璋。刘璋不得已,开城降刘备。降见时,刘璋诘之曰:当日以成都让贤弟,却之再四;今日兴兵至此,意欲何为?刘备语塞,诸葛亮代答曰:吾主乃不得已而为之。利之所在,虽谊属同宗,情同骨肉,亦兵戎相见。刘备逼刘璋交印后自领益州牧。

注释
汪大头善唱此剧,声调高透,神情周到。临行时,唱二六板一段,悲歌慷慨,韵节苍凉,直欲声碎垂壶,天生一副好歌喉,非他伶所可望其项背也。

根据《戏考》第一册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93.6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太监同上,刘璋上。)

刘璋   (引子)    驾坐西川,恨张松,归顺桃园。

     (念)     君为民爱,民为国愁。忧国忧民,何日罢休?

     (白)     孤,姓刘名璋,字季玉。坐镇西川一带等处。可恨同宗刘备,带领人马,夺取西川。孤在张鲁王驾前,聘请一将,名唤马超,此人有万夫不当之勇。孤命他镇守葭萌关,前者与桃园弟兄交战,也曾命探子前去哨探,未见回报。

(探子上。)

探子   (白)     启禀大王:马超降顺刘备,带领人马,夺取成都。

刘璋   (白)     再探。

(探子下。)

刘璋   (白)     不好了!

     (西皮摇板)  忽听探马报一声,

             胆大的马超降他人。

             内臣摆驾敌楼进,

刘玉   (内白)    儿臣有本启奏。

刘璋   (白)     哦,

     (西皮摇板)  王儿上殿问分明。

(刘玉上。)

刘玉   (西皮摇板)  千言万语父不信,

             一心要做仁义人。

             刘玉正在为难处,

             见了父王说分明。

     (白)     儿臣见驾,父王千岁。

刘璋   (白)     王儿平身。

刘玉   (白)     千千岁。

刘璋   (白)     赐坐。

刘玉   (白)     谢坐。

刘璋   (白)     王儿上殿有何本奏?

刘玉   (白)     启奏父王,马超带领人马,夺取成都。父王为何坐视不理?

刘璋   (白)     非是孤坐视不理,我想成都,兵微将寡,将这西川让与刘备就是。

刘玉   (白)     父王吓!

     (西皮慢板)  父王做事欠思忖,

             细听儿臣说分明:

             曹操杀他全家命,

             不报冤仇岂甘心?

             儿臣敌楼把贼问,

             一战交锋把功成。

刘璋   (白)     吓!

     (西皮慢板)  王儿奏本欠思论,

             哪有能将去挡贼兵?

             孤王心中只把张松恨,

             地理图大不该献与他人。

             老严颜在巴州早已归顺,

             张任不降命归阴。

             刘备、孔明把城进,

             大胆马超降他人。

             孤欲开城将贼问,

             满朝文武共起降心。

             左思右想心不定,

             孤倒作了进退两难人。

刘玉   (西皮快板)  父王说话不必惊,

             细听儿臣奏分明:

             刘备纵有千员将,

             不让西川又怎生?

刘璋   (西皮快板)  刘备仁义顺天命,

             诸葛贤能似陈平。

             孤把好言对他论,

             难道不念同宗人。

刘玉   (西皮摇板)  君臣踌躇无计定,

王累   (内白)    千岁等着,王累有本启奏。

刘玉   (西皮摇板)  朝房又来一老臣。

(王累上。)

王累   (西皮摇板)  西川人马乱纷纷,

             忙上银安奏主君。

     (白)     王累见驾,愿大王千岁。

刘璋   (白)     卿家平身。

王累   (白)     千千岁。

刘璋   (白)     卿家上殿,有何本奏?

王累   (白)     启奏大王,马超降了刘备,带领人马,前来夺取成都,大王何以坐视不理?

刘璋   (白)     孤与王儿,正为此事忧闷,何为坐视不理?

刘玉   (白)     儿臣敌楼答话。

刘璋   (白)     何人保驾?

王累   (白)     老臣保驾。

刘璋   (白)     卿家保驾,孤不忧也。

     (西皮摇板)  王儿敌楼把贼问,

             大事全仗王爱卿。

             四门之人安排定,

             休教那马超进都城。

(刘璋下。)

刘玉   (西皮摇板)  银安殿领了父王命,

王累   (西皮摇板)  老臣保驾随后跟。

刘玉   (西皮摇板)  卿家带路敌楼进,

王累   (西皮快板)  看看来的哪路兵?

(刘玉、王累同上城。四白龙套同上,马超上。)

马超   (西皮摇板)  某奉军师将领遣,

             打马来在都城边。

             快叫刘璋把城献,

             若少迟延杀进关。

刘玉   (西皮摇板)  耳旁听得人马喊,

王累   (西皮摇板)  只见马超立阵前。

马超   (西皮摇板)  城上不见刘璋面,

             你是何人把话言?

刘玉   (西皮摇板)  小王刘玉掌宫殿,

王累   (西皮摇板)  老爷王累保驾官。

马超   (西皮摇板)  快叫刘璋把城献,

             倘若迟延后悔难。

刘玉   (西皮摇板)  你降刘备该问斩,

王累   (西皮摇板)  卖国求荣狗肺男!

马超   (西皮摇板)  小子说话太鲁莽,

             气的老爷怒冲冠!

             用手搭上雕翎箭,

             管叫小子丧黄泉!

(马超射死刘玉。)

王累   (西皮摇板)  一见千岁丧了命,

             滚木擂石往下沉。

(马超、四白龙套同下。)

王累   (白)     众将小心把守城池,待我报与千岁知道。

众人   (同白)    呵。

(王累下。)

【第二场】

(马超、四白龙套同上。)

马超   (白)     且住,看那王累打下滚木擂石,不是快马如飞,险遭不测。临行之时,军师言道,刘璋最爱百姓。不免拆毁民房,放火焚烧。

             呔,众将官,四下放起火来!

四白龙套 (同白)    喝。

(马超、四白龙套同下。)

【第三场】

刘璋   (内白)    摆驾。

(刘璋上。)

刘璋   (西皮摇板)  适才王累进宫报,

             王儿敌楼赴阴曹。

             耳边厢又听得放火炮,

             想必是马超贼放火将孤的民房烧。

             内侍臣摆驾上城道,

     (哭)     王儿吓,

     (西皮摇板)  那边厢又来了贼马超。

(马超、四白龙套同上。)

马超   (白)     蜀主请了。

刘璋   (白)     呀呸!

     (快西皮摇板) 见马超不由孤心中刀搅,

             叫一声马孟起细听根苗:

             孤王的待你是哪些不好,

             你那里降刘备所为哪条?

马超   (快西皮摇板) 我这里降刘备也是正道,

             我劝你让成都免动枪刀。

刘璋   (西皮摇板)  汉刘备他不过封你官职不小,

             孤与你分疆土手足相交。

马超   (西皮摇板)  叫三军拆民房齐放火炮,

             杀进城一个个性命难逃!

刘璋   (西皮摇板)  一言恼怒了贼马超,

             放火就把民房烧。

     (哭板)    只听得众子民苦苦哀告,

             子民吓,

     (西皮摇板)  我不让成都命难逃。

     (白)     马将军,你将人马暂退一箭之地,孤将成都让与你君臣就是了。

马超   (白)     须要言而有信。

刘璋   (白)     岂肯失信于你?

马超   (白)     众将官,将人马暂退一箭之地。

四白龙套 (同白)    哦。

刘璋   (白)     好贼子吓!

     (慢西皮摇板) 这也是成都的兵微将少,

             眼见得锦绣春山付与水漂。

     (白)     众将官开城。

王累   (西皮摇板)  尊一声千岁慢开城,

     (白)     主公此城开不得!

刘璋   (白)     怎样开不得?

王累   (白)     开城不要紧,我主江山有失。

刘璋   (白)     卿家你来看,

(后场放火。)

刘璋   (白)     四面俱是火起,为孤一人,岂可连累好百姓?

王累   (西皮摇板)  懦弱之人怎为君?

             千言万语劝不醒,

             不如碰死在都城。

(王累撞死。)

刘璋   (白)     哎吓,

     (西皮摇板)  一见王卿丧了命,

             去了擎天柱一根。

     (哭板)    但愿你魂灵归仙境,

     (哭)     王卿吓,

     (西皮摇板)  凌烟阁上早标名。

     (白)     众将官开城。

(刘璋下。)

【第四场】

(急急风牌。马超领四白龙套同上,同进城。黄忠、严颜、魏延、赵云同上。刘璋上,坐城外。黄忠、严颜、魏延、赵云同进城。四红龙套同上,车夫推诸葛亮同上,进城。刘备上。)

刘备   (白)     吓,宗兄!

刘璋   (白)     吓,宗兄来了!

刘备   (白)     备来了。

刘备、

刘璋   (同笑)    哈哈哈……

刘璋   (白)     宗兄到此,请来进城。

刘备   (白)     不敢,宗兄请。

刘璋   (白)     你我挽手而行。

(刘备、刘璋同进城,同下。)

【第五场】

(四红龙套同上。黄忠、严颜、魏延、赵云同上。诸葛亮上。刘备、刘璋同上。)

刘璋   (白)     吓,宗兄,此位是谁?

刘备   (白)     此乃是卧龙先生。

刘璋   (白)     吓,这就是卧龙先生。

刘备   (白)     吓,先生见过蜀主。

诸葛亮  (白)     遵命。

             参见蜀主。

刘璋   (白)     罢了,一旁坐下。

诸葛亮  (白)     谢坐。

刘璋   (白)     吓,宗兄,前番孤修书,将成都让与宗兄执掌,宗兄言道:不忍夺同宗之基业。今日带兵前来,夺取成都,是何理也?

刘备   (白)     这个……

诸葛亮  (白)     我主乃是不得已而为之。

刘璋   (白)     好一个不得已而为之!

刘备   (白)     宗兄吓,

     (西皮原板)  刘备出身甚凋零,

             可恨孙、曹二奸臣。

             霸占荆州居九郡,

             因此上他两家连次动了刀兵。

             打听得宗兄多安静,

             暂借成都且安身。

             只待刘备承天运,

             再请那宗兄进都城。

刘璋   (西皮快板)  你我本是同宗人,

     (西皮二六板) 你今来时孤心惊。

             有什么大事早议论,

             何必带兵进都城?

             实指望两下学秦晋,

             谁知道反成吴越动刀兵。

             孤今不让成都郡,

             难道说还要孤的老命不成?

诸葛亮  (快西皮摇板) 蜀主不必怒气生,

             山人言来听分明:

             主公暂把心拿定,

             提兵调将由山人。

刘璋   (快西皮摇板) 这几句言语实难听,

             都是诸葛定计行。

             向前与他把话论,

             说上几句待怎生?

     (白)     宗兄,

     (西皮快板)  此处好比鸿门宴,

             缺少樊哙保驾臣。

             不是念在同宗姓,

             岂容你带兵进都城。

魏延   (西皮摇板)  听他言来怒气生,

赵云   (西皮摇板)  恼了常山赵将军。

黄忠   (西皮摇板)  你今不把成都献,

严颜   (西皮摇板)  若稍迟延一命倾。

刘璋   (西皮摇板)  见几员虎将怒气生,

             又只见严颜老将军。

             孤命你镇守巴州郡,

             你为何背地里降顺他人?

严颜   (白)     蜀主,

     (西皮摇板)  张飞夜过巴州郡,

             无路失机被他擒。

             没奈何只得来归顺,

             休怪严颜不忠臣。

刘璋   (白)     呀呀呸!

     (西皮摇板)  实指望年迈苍苍忠心耿,

             却原来卖国求荣狗肺心!

众人   (同白)    让印!

刘璋   (西皮摇板)  蝼蚁尚且贪性命,

             不让成都我命难存。

             没奈何取出了西川印,

     (哭)     先王吓,

     (白)     宗兄,

     (西皮摇板)  从今后你执掌锦绣春。

(刘备欲接印。)

刘备   (白)     备不恭了。

刘璋   (白)     还要拜过。

诸葛亮  (白)     还要拜过。

刘备   (白)     哦,还要拜过。

(牌子。刘备拜印。)

刘备   (白)     先生,自古天无二日,民无二主。命宗兄何处安身?

诸葛亮  (白)     命蜀主去荆州二千岁那里,拨一两郡镇守,也就是了。

刘备   (白)     宗兄,

刘璋   (白)     宗兄。

刘备   (白)     孤有意修书一封,请宗兄到孤二弟那里,拨一两郡镇守,不知宗兄意下如何?

刘璋   (白)     事到如今,但凭你君臣所为。

刘备   (白)     先生传令。

诸葛亮  (白)     四将听令:大排队伍送蜀主出城,一路之上,须要小心。

黄忠、
严颜、
魏延、

赵云   (同白)    得令。

(黄忠、严颜、魏延、赵云同下。)

刘备   (白)     宗兄,众将保驾出城,备不能远送了。

刘璋   (白)     哦,

     (西皮慢板)  听说是一声要饯行,

             好似狼牙箭穿心。

             舍不得成都地花花美景,

             舍不得成都地老少子民。

             含悲忍泪换衣衾,

(刘璋换衣。)

刘璋   (西皮慢板)  辞别了宗兄就要登程。

     (白)     宗兄,

     (西皮二六板) 但愿你在此多安稳,

             但愿你在此享太平;

             但愿你各国把贡进,

             但愿你天降福禄雅赛尧君。

             西川的文武你要刀刀斩尽,

             尽都是贪生怕死臣。

             成都俱是好百姓,

             成都皆是好子民。

             孤失成都无怨恨,

             望宗兄格外开恩,照看我的好子民。

刘备   (西皮快板)  说什么在此多安稳,

             说什么在此享太平。

             孙、曹二贼俱扫尽,

             仍接宗兄回都城。

诸葛亮  (西皮摇板)  蜀君不必泪淋淋,

             顺水推舟让宗兄。

             但将孙、曹俱扫尽,

             仍接蜀主进都城。

刘璋   (西皮摇板)  事到如今假殷勤,

             花言巧语买人心。

             辞别了宗兄跨金镫,

刘备   (哭)     呜呜呜……

     (西皮摇板)  汉刘备一旁假泪淋。

刘璋   (白)     宗兄,

     (西皮摇板)  临行我不把别的来愿,

刘备   (白)     愿者何来?

刘璋   (西皮摇板)  但愿你后辈孙儿,照我刘璋一样行。

(刘璋下。)

刘备   (西皮摇板)  宗兄上马泪纷纷,

             刘备倒做了无义人。

             众将后帐摆筵宴,

             款待新降众将军。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9215 ┊ 字数:4854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