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捉放曹》(一名:《中牟县》;一名:《陈宫计》)

主要角色
陈宫:老生
曹操:净
吕伯奢:末
班头甲:丑
班头乙:丑
店家:丑

《捉放曹》杨宝森饰陈宫、王泉奎饰曹操
《捉放曹》杨宝森饰陈宫、王泉奎饰曹操
情节
汉末,曹操刺杀董卓未遂,改装逃走,至中牟县被擒。公堂上,曹操用言语打动县令陈宫,使陈宫弃官一同逃走。行至成皋,遇曹操父亲之故友吕伯奢,盛邀曹操、陈宫至庄中款待。曹操闻得磨刀霍霍,误认为吕伯奢存心加害,便杀死吕伯奢全家,焚庄逃走。陈宫见曹操如此心毒手狠,枉杀无辜,十分懊悔,宿店时,趁曹操熟睡后,题诗与曹操,独自离去。

根据《戏考》第一册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81.4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青袍、门子引陈宫同上。)

陈宫   (引子)    身受皇恩,与黎民,判断冤情。

     (念)     头戴乌纱奉孝先,思想开国万民欢。家严有语呼兄弟,得配汪洋水底天。

     (白)     本县姓陈名宫,字公台。幼年科甲出身。蒙主恩,特授中牟县正印。前日接到董太师钧旨,上面写道:曹操相府行刺不成,畏罪脱逃,因此命各州县,画影图形,捉拿刺客曹操。我也曾差王申等四门巡查,未见交签。今日升堂理事。来,伺候了。

(班头甲上。)

班头甲  (念)     捉拿曹操事,报与太爷知。

     (白)     太爷在上,小人叩头。

陈宫   (白)     罢了。

班头甲  (白)     恭喜太爷,贺喜太爷!

陈宫   (白)     喜从何来?

班头甲  (白)     曹操被小人们拿获了。

陈宫   (白)     有何为证?

班头甲  (白)     有宝剑为证。

陈宫   (白)     呈上来。

班头甲  (白)     是。

(陈宫看宝剑。)

陈宫   (白)     自要尔等拿得不差,解进京去,俱有千金重赏。

班头甲  (白)     小人们不愿领赏,愿太爷禄依高升。

陈宫   (笑)     哈哈哈……

     (白)     官升禄赏,分所当然。吩咐将刺客曹操押上堂来。

班头甲  (白)     伙计们,将曹操押上堂来。

班头乙  (内白)    哦。

(班头乙上。曹操上。)

曹操   (西皮流水板) 跳龙潭出虎穴逃灾避祸,

             又谁知中牟县又入网罗。

             怒冲冲站立在滴水檐过,

             看陈宫他把我怎样发落。

陈宫   (西皮摇板)  曹孟德进衙来齐声威喝,

             书吏们站两旁虎占山坡。

             观刺客面貌上带定凶恶,

             见本县不下跪确是为何?

     (白)     下站可是曹操?

曹操   (白)     既知我名,何必动问?

陈宫   (白)     见了本县,为何不跪?

曹操   (白)     我这双金膝,上跪天子,下跪父母,岂肯跪你这小小县令?

陈宫   (白)     岂不知王子犯法,与民同罪。

曹操   (白)     我身犯何法?

陈宫   (白)     你行刺董太师,还言无罪。

曹操   (白)     我行刺董太师,可是你亲眼得见?

陈宫   (白)     也非亲眼得见,现有董太师钧旨,捉拿与你,还敢强辩不成?

曹操   (白)     吓!

     (西皮流水板) 听他言唬得我心似刀割,

             心问口口问心自己揣摩。

             说几句巧言语将他哄过,

             管叫他弃县令随我逃脱。

     (白)     公台,你可知朝中谁忠谁奸?

陈宫   (白)     我在廉外为官,怎知朝内之事?

曹操   (白)     却又来,

     (西皮原板)  你本是外省官怎知朝歌,

             哪知道董卓贼奸雄作恶?

             刺杀了丁建阳文武胆破,

             满朝中文共武木雕泥塑。

             到如今收吕布做事太错,

             一心要谋取那汉室山河。

             我看你做的事广有才学,

             细思量董太师奸恶如何?

陈宫   (白)     哦!

     (西皮二六板) 曹孟德你不必谤毁董卓,

             董太师他倒有治国韬略。

             灭黄巾虽无功却也无过,

             十常侍乱宫帷扫荡妖魔。

             又收下吕奉先威镇海角,

             传将令好一似高山水过。

             我将你解进京献与董卓,

             千金赏万户侯加官受爵。

             你好比扑灯蛾自来投火,

             你好比抢食鱼自投网罗。

             你好比出山虎把路走错,

             既擒虎怎能够纵虎归窝?

             擒住你反放你必定伤我,

             捉虎难放虎易自己揣摩!

曹操   (西皮快板)  你将我解进京献与董卓,

             那时节见太师自有话说:

             刺董卓是陈宫修书与我,

             管叫你遍体排牙难以分说!

陈宫   (白)     哦!

     (西皮快板)  听他言吓得我双眉皱锁,

             这件事好叫我无可奈何。

             若放他只恐怕罪归于我,

             若不放又恐怕惹出风波。

             思一思想一想无计安妥,

             我就是放也说个言投意合。

曹操   (西皮快板)  陈公台说此话真个软弱,

             小县令怎能够名标烟阁?

             依我劝弃县令随定与我,

             约诸侯带人马杀进朝歌。

             到那时灭残臣除奸剿恶,

             管叫你换朝衣封官受爵!

             陈公台又道你颇有王佐,

             细思量想一想心下如何?

陈宫   (西皮快板)  曹孟德出此言如梦出觉,

             七品官岂不负经纶才学。

             倒不如弃县令从他入伙,

             奔天涯约诸侯重整朝歌。

     (西皮摇板)  下位来与明公亲解扭锁,

四青袍  (同白)    哦……

陈宫   (西皮摇板)  书役们且退避也有发落。

(四青袍同下。)

陈宫   (西皮摇板)  手挽手与明公二堂内坐,

             驾光临少奉迎望乞恕罪。

     (白)     明公到此,书役们得罪,望为宽恕。

曹操   (白)     岂敢,多蒙释放,日后必当重报!

陈宫   (白)     久闻明公献剑为名,刺杀董卓。天意不随,今欲何往?

曹操   (白)     我有意奔走天涯,颁来五路诸侯,灭却董卓。

陈宫   (白)     下官有意随明公,奔走天涯,不知意下如何?

曹操   (白)     若得公台同去便好,只是连累宝眷不便。

陈宫   (白)     不妨,老母妻子,俱在原郡;仆人使女,不在衙署。料无妨碍。

曹操   (白)     既然如此,事不宜迟,你我连夜出城,以免百姓耳目。

陈宫   (白)     请至书房待茶,待下官料理公案,即便同行。

曹操   (白)     暂且别。

(曹操下。)

陈宫   (白)     少刻奉陪。

             来,

门子   (白)     有。

陈宫   (白)     将印信付与右堂代管。说老爷领了上司公文,下乡查旱,多则一月,少则十日就回。你附耳上来。

(门子上前,陈宫暗语。)

陈宫   (白)     备马伺候。

(陈宫、门子同下。)

【第二场】

(吕伯奢上。)

吕伯奢  (念)     夜梦不详,叫人难防。

     (白)     老汉吕伯奢,乃陈留人氏。承父兄之业,颇有家财,一生广交好友。昨晚三更,偶得一梦,也不知主何吉凶。朝晨已过,午膳将近,并无应验,我不免庄前庄后,闲游散步一回。

     (西皮慢板)  昨晚一梦大不详,

             只见猛虎赶群羊。

             绵羊遇虎无逃处,

             大小俱被虎来伤。

             清晨起来鸦鹊噪,

             吉凶二字人难防。

曹操   (内白)    马来!

(曹操、陈宫同上。)

曹操   (西皮摇板)  八月中秋桂花香,

陈宫   (西皮摇板)  行人路上马蹄忙。

曹操   (西皮摇板)  坐立雕鞍用目望,

陈宫   (西皮摇板)  见一老丈在路旁。

吕伯奢  (白)     吓,那边来的敢是曹操?

曹操   (白)     吓,俺不是曹操,你不要错认了。

吕伯奢  (白)     吓,贤侄,不要害怕,老夫吕伯奢,你父与我有八拜之交,难道就不认得了么?

曹操   (白)     哦,原来是吕伯父来了,一同下马。侄儿不知,多多有罪。

吕伯奢  (白)     岂敢,不知者不怪。

陈宫   (白)     明公,你我赶路要紧!

曹操   (白)     是吓,伯父,本当到府,拜见伯母,奈有要事不便,侄儿告辞了。

吕伯奢  (白)     且慢,贤侄说哪里话来,你乃朝廷贵客,你父与我八拜之交。天色已晚,岂有过门不入之理?请到寒舍一叙,老汉与你带马。

曹操   (白)     这就不敢。

吕伯奢  (白)     前面带路了。

陈宫   (白)     明公,去得的么?

曹操   (白)     此乃我父好友,去得的。

吕伯奢  (西皮流水板) 怪不得昨晚灯花放,

             今日喜鹊叫门前。

             只说大祸从天降,

             贵客临门到我庄。

(童儿上。)

童儿   (白)     迎接家爷。

吕伯奢  (白)     将马带到后槽,多加草料。

曹操   (白)     马不要下鞍!

(童儿允,下。)

吕伯奢  (白)     请进。

曹操、

陈宫   (同白)    请。

吕伯奢  (白)     此位是谁?

曹操   (白)     这就是中牟县太爷,姓陈名宫,字公台。

吕伯奢  (白)     哎吓,原来是我父母太爷,小老不知,多有得罪。

陈宫   (白)     岂敢,误造宝庄,望乞海涵。

吕伯奢  (白)     请坐。

曹操、

陈宫   (同白)    有坐。

吕伯奢  (白)     贤侄为何这等狼狈?

曹操   (白)     一言难尽。

     (西皮原板)  董卓专权乱朝纲,

             欺君藐法似虎狼。

             行刺不成身险丧,

             因此逃出是非场。

             不是公台来释放,

             侄儿已作瓦上霜。

吕伯奢  (西皮快板)  伯奢闻言双合掌,

             宽宏大量非寻常。

             焚香答拜不为上,

             粉身答报也应当。

             老汉撩衣跪草堂,

             多蒙太爷施恩光。

             孟德不是你释放,

             险些作了瓦上霜。

陈宫   (白)     老丈,

     (西皮快板)  多蒙老丈美言讲,

             释放忠臣礼应当。

             但愿灭却贼奸党,

             同奔原为汉家邦。

吕伯奢  (白)     原来如此。贤侄你令尊前日到此,是我留住一夜,昨日一早启程,往原郡避祸去了。

曹操   (白)     哎吓,不好了!

     (西皮快板)  听罢言来两泪汪,

             年迈爹爹受灾殃。

             孩儿不能来供养,

             连累爹爹逃外乡。

吕伯奢  (白)     贤侄不能啼哭,待老汉吩咐家下人,杀猪宰羊,款待二位。

曹操、

陈宫   (同白)    家常随便,不用费心。

吕伯奢  (白)     贵客临门,焉敢轻慢,请坐。正是:

     (念)     在家不曾迎贵客,出外防着少主人。

(吕伯奢下。)

陈宫   (白)     明公,闻听令尊逃奔他乡,忽然双目流泪,真乃忠孝双全!

曹操   (白)     父子之情,焉有不痛?

陈宫   (白)     明公吓,

     (西皮快板)  休流泪来免悲伤,

             忠孝二字挂心旁。

             同心协力灭奸党,

             凌烟阁上把名扬。

(吕伯奢上。)

吕伯奢  (西皮摇板)  人逢喜事精神爽,

             月到十五分外光。

曹操   (白)     伯父这等时候,往哪里去?

吕伯奢  (白)     老汉家下颇有蔬菜,怎奈没有好酒。老汉向西村,沽瓶美酒,款待二位。

陈宫   (白)     老丈不要费心。

吕伯奢  (白)     二位宽坐一时,老汉即刻就来奉陪。

     (西皮摇板)  贵客临门喜气降,

             沽瓶美酒待栋梁。

(吕伯奢下。)

陈宫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老丈亲自沽美酿,

             待人礼仪赛孟尝。

曹操   (西皮摇板)  家父与他常来往,

             当年结拜一炉香。

             曹操抬头四下望,

家人   (内白)    伙计们将刀磨快些!

曹操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听得刀声响叮当。

     (白)     公台你可曾听见?

陈宫   (白)     听见什么?

曹操   (白)     后面刀声响亮,莫非下手你我。

陈宫   (白)     老丈一片好心,杀猪宰羊,款待你我,你不要多疑。

曹操   (白)     你我在后面看过动静如何?

陈宫   (白)     这到使得。

曹操   (白)     请。

     (西皮摇板)  来在后堂用目望,

家人   (内白)    我们把它捆而杀之!

陈宫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言语恍惚实难防。

曹操   (白)     公台你可曾又听见?

陈宫   (白)     又听见什么?

曹操   (白)     后面言道“捆而杀之,绑而杀之”。不是你我,还有何人?

陈宫   (白)     后面的言语,难分皂白。

曹操   (白)     我心下明白了!

陈宫   (白)     你明白何来?

曹操   (白)     想是那老狗沽酒为名,去到前村,约请乡的地保,捉拿你我,好受千金的重赏,是与不是?

陈宫   (白)     嗳,我观那老丈面带厚道,况且与令尊大人,有八拜之交,断无此心,不要多疑。

曹操   (白)     如今的人,不要看他面带厚道,内藏奸诈。依我之见,先动手来!

陈宫   (白)     哎呀明公吓,等那老丈回来,问个明白,再动手也还不迟。

曹操   (白)     嗳,等那老狗回来,他的人多,你我的人少,岂不是束手就擒?自古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西皮摇板)  可恨老贼太不良,

陈宫   (西皮摇板)  未必他有此心肠。

曹操   (西皮摇板)  明明去求千金赏,

陈宫   (西皮摇板)  求赏焉有此风光。

曹操   (西皮摇板)  手提宝剑往里闯,

陈宫   (白)     明公不要去!

曹操   (白)     撒手!

(曹操下。)

陈宫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他一家大小误遭殃!

(陈宫下。)

【第三场】

(曹操上。)

曹操   (西皮摇板)  小鬼怎挡五阎王,

             自作自受自遭殃。

             宝剑一举人头落,

(老妇、丫鬟同上,被杀死。陈宫上。)

陈宫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吓得我三魂七魄忙!

曹操   (西皮摇板)  怒气不息厨下往,

陈宫   (西皮摇板)  陈宫上前拉衣裳。

     (白)     哎呀,明公又欲何往?

曹操   (白)     我到厨下取把火来,烧了此庄,岂不是好?

陈宫   (白)     哎吓,明公吓!你将他一家杀死,尚且追悔不及,还是烧他的村庄,断断使不得的!

曹操   (白)     咳!这是老贼不仁,莫怪我的大义!一不做,二不休,杀他个干干净净!

     (西皮摇板)  烧他的房屋,焚他的村庄,

陈宫   (西皮摇板)  你杀人还要火烧房!

曹操   (西皮摇板)  手持宝剑往里闯,

陈宫   (西皮摇板)  见一捆猪在厨房。

     (白)     明公你将他一家错杀了!老丈一片好心,杀猪款待你我,反把他一家杀害,岂不是杀错了?

曹操   (白)     有何凭证?

陈宫   (白)     上前看来,呵呵……

曹操   (西皮摇板)  曹操做事太慌忙,

             错把一家好人伤。

陈宫   (白)     吓,明公将他一家杀死,老丈回来,我看你将何言答对?

曹操   (白)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你我找寻马匹,逃走了吧!

陈宫   (白)     哈哈,事到如今,只得走了吓!

曹操   (白)     走!

陈宫   (白)     走!

曹操   (白)     走吓!

陈宫   (白)     走走走!

曹操   (西皮摇板)  出得庄来把马上,

(曹操下。)

陈宫   (西皮快板)  扭回头来自参详:

             我先前道他安邦定国将,

             却原来他是个人面兽心肠!

(陈宫下。)

【第四场】

(吕伯奢上。)

吕伯奢  (西皮摇板)  老汉亲自沽佳酿,

             满面春风转回乡。

             一步来上庄头上,

(曹操、陈宫同上。)

曹操   (白)     伯父来了,一同下马。

吕伯奢  (白)     吓,

     (西皮摇板)  二公这时往何上?

     (白)     二公这般时候,往哪方而去?

曹操   (白)     伯父,侄儿避祸来此,恐怕连累伯父家眷不便,侄儿告辞。

吕伯奢  (白)     老汉也曾吩咐家下人,杀猪款待二位,老汉亲到西村沽瓶美酒,天气昏暗,招商又远,且转到家中,暂宿一宵,明日早行。

曹操   (白)     侄儿实实不能久停,告辞了。

吕伯奢  (白)     贤侄若不回转,老汉就要强留了。

曹操   (白)     这个……

陈宫   (白)     吓,老丈不必强留,回家自晓,你我后会有期。

曹操   (白)     告辞了!

     (西皮导板)  辞别伯父把马跨,

(曹操下。)

陈宫   (白)     老丈,

     (西皮摇板)  陈宫心中似刀扎。

             多蒙老丈恩义大,

             好意反成了恶冤家。

             一时难说真心话,

             莫怨陈宫你要怨他。

(陈宫下。)

吕伯奢  (白)     嗳,

     (西皮摇板)  孟德上马神恍惚,

             陈宫为何乱如麻?

             莫不是家下人说闲话,

             言语不到冲撞他?

             叫人难解这真与假,

             待老汉回家去问根芽。

(吕伯奢下。曹操、陈宫同上。)

曹操   (西皮摇板)  勒住丝缰且住马,

陈宫   (西皮摇板)  他人不走必有差。

     (白)     明公为何不走?

曹操   (白)     公台,你我只顾遭风避祸,又忘了一桩大事!

陈宫   (白)     什么大事?

曹操   (白)     不曾叫伯父转来,嘱咐他两句话。

陈宫   (白)     你饶他一条老命去罢!

曹操   (白)     不要你管!伯父转来!

(曹操、陈宫同下马。吕伯奢上。)

吕伯奢  (西皮摇板)  相逢未说知心话,

             又听孟德呼唤咱。

     (白)     吓,贤侄,敢是有回转之意?

曹操   (白)     正要回去,你身后何人?

吕伯奢  (白)     在哪里?

曹操   (白)     看剑!

(曹操杀死吕伯奢,吕伯奢下。)

陈宫   (白)     哎吓!

     (西皮摇板)  陈宫一见咽喉哑,

             可叹老丈染黄沙。

             你一家大小遭剑下,

     (哭)     老丈吓!

曹操   (笑)     哈哈哈……

陈宫   (白)     呀呸!

     (西皮摇板)  再与孟德把话答。

     (白)     明公吓,你将他一家杀死,尚且追悔不及,为何又将老丈杀死道旁,是何道理?

曹操   (白)     杀死老狗,以去后患,这叫作斩草除根!

陈宫   (白)     你这样疑心,岂不怕天下人咒骂与你?

曹操   (白)     这……公台,曹操一生一世,宁可负天下人,不要叫天下人来负我!

陈宫   (白)     吓吓!

曹操   (白)     哽!

陈宫   (西皮慢板)  听他言吓得我心惊胆怕,

             背转身自埋怨自己作差。

             我先前只道他宽洪量大,

             又谁知是一个量小的冤家!

             马行在夹道内难以回马,

             皆因是花随水,水不能随花。

             这时候我只得忍耐在心下,

             既同行共大事,必须要劝解于他。

曹操   (白)     你的言语多诈!

陈宫   (白)     明公,

     (西皮二六板) 你那里休道我言语多诈,

             你本是大义人把事作差。

             吕伯奢与你父相交不假,

             谁叫你起疑心杀他的全家?

             一家人俱丧在宝剑之下,

             出庄来杀老丈是何根芽?

曹操   (西皮摇板)  陈公台休埋怨一同上马,

(曹操、陈宫同上马。)

曹操   (西皮快板)  坐雕鞍听孟德细说根芽:

             吕伯奢与我父相交不假,

             俺曹操错当他对头冤家。

             你说我不应该将他来杀,

             岂不知斩草除根永不发芽?

陈宫   (西皮摇板)  好言语劝不醒蠢牛木马,

             把此贼比作了井底之蛙。

曹操   (西皮摇板)  忙加鞭催动了能行坐马,

             黑暗暗雾腾腾必有人家。

     (白)     公台,天色已晚,你我就在旅店歇了罢!

陈宫   (白)     任凭于你。

曹操   (白)     店家哪里?

(店家上。)

店家   (白)     来了!

     (念)     高挂一盏灯,安歇四方人。

     (白)     二位敢是下店么?

曹操   (白)     正是,将马带过。

店家   (白)     是了。

陈宫   (白)     不要下了鞍蹬,明日早行。

店家   (白)     是了。

(店家带马,曹操、陈宫同进店。)

店家   (白)     二位,用些什么?

陈宫   (白)     前面用过,自用孤灯一盏。

曹操   (白)     暖酒一壶。

店家   (白)     是,伙计们,烫酒一壶,酒到灯到。

陈宫   (白)     唤你再来,下去。

(店家允,下。)

曹操   (白)     公台,请来用酒。

陈宫   (白)     鞍马劳顿,吞吃不下。

曹操   (白)     哪里是鞍马劳顿,吞吃不下;分明是见我杀了吕伯奢全家,你心中有些不服,是与不是?

陈宫   (白)     既已同行,有什么心中不服?你那疑心太重了。

曹操   (白)     俺曹操这一生一世,就是这疑心太大。

     (西皮摇板)  逢人只说三分话,

             常在虎口去扳牙。

             活饮几杯安宿罢,

             梦里阳台到故家。

(起初更鼓。)

陈宫   (白)     明公,明公……睡着了。

             咳,

     (念)     恨曹狠毒真难渡,将来曹董一样人!

     (二黄慢板)  一轮明月照窗下,

             陈宫心中乱如麻。

             悔不该心猿共意马,

             悔不该随他人去到吕家。

             吕伯奢可算得仁义大,

             杀猪沽酒款待他。

             又谁知此贼疑心大,

             拔宝剑将他的满门杀!

             一家人死在贼的宝剑下,

             白发老丈也染了黄沙。

             屈杀的冤魂休怨咱,

             自有神明天理监察。

(起二更鼓。)

陈宫   (二黄原板)  听谯楼打罢了二更鼓,

             越思越想自己做差。

             悔不该将家眷来抛下,

             悔不该弃官职丢去乌纱。

             实指望此人的宽洪量大,

             赛赵高比王莽奸诈不差。

             看此贼到后来奸雄志大,

             汉室江山贼是起祸根芽!

(起三更鼓。)

陈宫   (二黄原板)  观此贼睡卧真潇洒,

             贼安眠比一比井底之蛙。

             贼好比蛟龙未生甲,

             贼好比狼豹未生牙。

             虎在笼中我不打,

             我岂肯放虎把人抓?

(陈宫取剑。)

陈宫   (二黄摇板)  拔宝剑将贼的头割下,

(曹操转身。)

陈宫   (白)     哎呀!

     (二黄摇板)  我险些把事又作差!

     (白)     哎呀,且住,我若一剑将贼杀死,等待天明,惊动乡约地保,岂不连累店家?这便怎么处?有了,看桌案上,现有笔墨,待我题诗一首,用言语打动于他。以何为题?

(起四更鼓。)

陈宫   (白)     有了,就把四更为题:

     (念)     鼓打四更月正浓,心猿意马归旧宗。误杀吕家人数口,方知……

     (白)     曹明公睡着了……

     (念)     方知曹操是奸雄!

     (白)     ——陈宫题。哎呀呀,看此贼睡着了,不免寻找行囊马匹,逃走了罢!

(陈宫执灯照马。)

陈宫   (二黄摇板)  这是我自己作事差,

             悔不该与贼走天涯。

             落花有意随流水,

             流水无心恋落花。

(陈宫下。起五更鼓。)

曹操   (二黄导板)  梦作阳台到故家,

     (白)     吓!

     (二黄摇板)  不见陈宫事有差。

     (白)     天已明了,陈宫为何不见?桌上现有诗句,待我看来:

     (念)     “鼓打四更月正浓,心猿意马归旧宗。误杀吕家人数口,方知曹操是奸雄!”

     (白)     ——陈宫题。呀,他有意留诗在此,叫骂与我。陈宫吓,陈宫,我日后若不杀你,誓不为人也!

             吓,店家,房饭钱在此,俺赶路去了!

     (二黄摇板)  可恨陈宫作事差,

             不该留诗叫骂咱。

             约会诸侯兴人马,

             拿住了陈宫我不饶他!

(曹操下。)
(完)


浏览次数:29198 ┊ 字数:8081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